• 在地铁里面,一个戴墨镜的老妇人用瑞典语问站在她座位旁边的几个小孩,夏天到了你们都想做些什么呢。其中一个金发的小孩马上不加思索地答道:“Sova!” 另一个满头卷发的小孩说道:“Inte sova...” 我听着有点乐。乐在我竟然听懂了,而且觉得难道瑞典小孩也课业那么重么一到夏天就想睡觉。Sova就是瑞典语睡觉的意思。

    而夏天到了,我则要去实习了。我要去的地方是瑞典最南边的城市马尔默,查了一下,位于北纬55度。处于这个纬度的主要城市有哥本哈根、爱丁堡等。虽然还是在遥远的北方,但是毕竟比斯德哥尔摩低了四度。马尔默号称瑞典第三大城市,而且据瑞典同学说这城市很ambitious还要成为capital of the south,不过她其实只有不到三十万人口。好在她和哥本哈根只隔着一座桥,叫做厄勒海峡大桥,所以还不至于太孤单。

    这城市我去过两次,第一次是去年复活节期间,印象很好。我和YZ在她的海滨新城区滨水的木栈道上面和其他很多人一样坐着躺着享受了一个下午暖暖的阳光,期间还买了冰激凌吃。第二次就是上个月去第二次面试了。面完也是很轻松,马上就去shopping了。在HM买了一件midnight blue的风衣。我一直很想买这个颜色的衣服很久了。而且它的所有的纽扣都隐藏在硬硬的布料里面只显出一个个圆圆的凸出,这一点我非常喜欢。

    我也不知道原来我如此想留在这边实习甚至工作。我想也许是因为难得吧,所以我就特别想要。瑞典的失业率最新公布是快到10个点了,基本跟美国差不多,我们班到现在还没有人找到正式的工作。所以我竟然能够得到这么个实习机会,实在非常非常难得以及罕见。说踩到狗屎运也不为过。而国内则太容易了,到处都是工作。所以我想我总是想要那个难得的吧。越难得到的,我越想得到它。这也算人之常情吧。

    不过么,难得并不意味着就是最好的。而至于什么是好的,则是没有办法判断的事。好与坏往往只在一念之间不是么。无论如何做选择,非此则彼,就这样吧。

    Anyway,夏天到了,马上就要离开这个我住了快一年的叫做Lappis的地方了。拍一些照片纪念一下吧。

     

    蒲公英有很多很多。到处都是。

     

    附近的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草坪和树影。

     

    树与电塔。

     

    吃草的马儿。

     

    我大爱这种树。以前在国内没见过,真的很爱。只是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它叫啥名字。

     

    满树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