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哥本哈根火车站附近跟Niki和Gio道别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空气还很温暖,整个城市还很热闹,我和他们两相互拥抱。走到火车站的时候,Tivoli游乐场还带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在欢乐着。顺利地坐上开往瑞典的火车,开过全长16公里的厄勒海峡大桥,就到了瑞典的马尔默。从哥哈到马尔默25分钟,从马尔默到隆德12分钟。

    到隆德的时候已经半夜了。一路走着,穿过整个小小的城区。路过两个主要广场的时候,看到广场边各有一个pub或bar正在播着音乐,声音大到整个广场都听得见。望过去,pub里面挤满了跳舞和喝酒的人,外面还拥挤地排满了人,还有很多人坐在露天的咖啡座。我看着这一切,事不关己地继续走过去。走到YZ的家。只是那两栋学生楼也正在狂欢,音乐、站在阳台的人、进进出出的人。

    我们说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好笑的事,可怕的事,惊人的事,无聊的事,莫名其妙的事。在说的过程中,我回忆起了一些以前发生的事。有一些事我因此又有了新的认识,觉得很神奇。诸如每天早上藏在桌子底下的早餐,诸如故意不要跟我同桌,诸如校内最后写的信,等等等等。这么多的事情当时发生的时候我是那样的一种心情,现在再想起来竟然是这样的心情。不知道多少年后再记起来,是不是又会是不一样的心情。

    然后是每天的晚餐聚会,开心又好吃。我尝试做了法国菜,结果效果不错。怎么都得不错,毕竟用了快一瓶红酒了。还有一点二公斤的牛肉。真实奢侈啊。其他的同学主要做的中国菜,印象最深的是LN的炖猪脚,她还专门把骨头去掉,真是超好吃。另外还有LL的香肠饭,顺便我也学到了,原来要把香肠直接放到米里面一起焖。最后还有YZ的焖茄子,据说是她母亲自创的,可惜美中不足的,一是那茄子的形状切得实在不怎么样,看着像鞋子,或者棺材……总之不是可口的东西;二是我个人一直以来不太喜欢吃茄子。XY也做了一顿饭,沙拉做得蛮好吃。

    这些美好的时光过去之后,很快大家又要各奔东西了。而且奔向的会是世界各地。YZ说不知道她很多年后想起来这两年,会不会觉得就像是一场梦。我想也许吧。不过即便是一场梦,也绝不会是一场空。因为我们都收获良多,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