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取向,午餐,酒精以及新年

    2011-01-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96419612.html

    于是在新年夜那天的下午,我和一个bi的朋友坐在索尔纳地铁站附近一个已经快要关门的没有其他人的咖啡馆里。由于没有旁人,加上朋友是bi,话题自然落到了取向这件事上面。我理直气壮地说出了我内心的一个观点,就是双性恋是让人很难理解的事。对于所有其他单性恋(存在这个词么?)的人而言,bi实在是让人不好理解。也就是说,怎么可能同时喜欢完全相反,完全对立起来的两件事。说到这里,我觉得该列举一些例子来说明问题。我本以为类似例子肯定一大堆,结果嘴上却诺诺说不出话来。我想了半天,什么是完全相反和对立的事情?黑和白?炎热和寒冷?甜和苦?……这些事情,好像的确都可以同时喜欢的吧。于是,我只好放弃了。

    在上回马尔默的火车之前,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丹麦连锁牛排馆吃了免费的午餐。因为正好有这家餐厅的集点数的优惠券,又因为点数正好集全了。规则是集好五次正餐的点数,就可以点一个免费的牛排。第一次是在韦斯特罗斯坐火车回斯德哥尔摩之前一个人吃了午饭。后来在马尔默和哈斯盖尔吃了午饭。最后新年夜的晚餐也是在这家吃,和基欧一起。于是竟然就集满了五次。然后发现可以免费点的牛排竟然是179克朗的,让我顿时觉得物超所值。因为这家的午餐牛排很便宜,只要49克朗。如果吃五次午餐,也才消费两百多克朗,这样再免费吃一个快两百克朗的牛排的话,感觉之前吃的都赚回来了。于是我很高兴地吃了这顿免费的配威士忌酱汁的牛排。其实这家的牛排也就一般,但是考虑到这个优惠,还是物有所值的。

    这次在斯德哥尔摩总共go out了三次,一次只在某bar呆着,一次bar加club,新年夜则只在club度过。一如往常的到处都挤满了人,挤满了酒精,也挤满了欲望。我觉得我从来都没有喝够,所以看一些人和一些行为往往会觉得过于荒唐。不过么,我想我是不追求买醉的。正因如此,在一堆肉体和酒精的味道熏陶之下,看着衣着得体而华丽的男男女女,我有时候脑海里居然会蹦出诸如“我们为什么要沦落到只能在丧失一定程度清醒的情况下才能互相认识彼此,互相交谈以及互相吸引”之类的和夜店气氛格格不入的想法。不过新年夜的party比我预想的要落魄很多。首先我竟然没有准备衬衫领带,只好照样穿着卡迪根就去了,实在过意不去,才围了一个刚买的我自以为很时髦的围巾。然后新年倒数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大家都醉了还是怎的,竟然没有多少人附和。害得倒数的DJ最后用瑞典语说新年快乐几个字的时候,语气听起来竟然有些落寞。总之,这一年也就这么过去了。

    之前看水木上那么多人写年终总结,我想了好久都提不起兴致来写。只因这一年实在是有点无聊,对于我来说。其实这一年我也算完成了一些人生重要的事情,比如顺利毕业,顺利找到工作,签了永久合同,签证也随之续了几年。而且存钱和投资都顺利进行着,和同事相处也不错。不过想着这些事,慢慢地就觉得十分无聊。无聊到乏味难以提起兴致了。而对于来年,好像也没有什么好期待的。首先正式工作的头一年自然只是预期顺利而已。而这一年能存到多少钱,加上投资收益能有多少,基本上也都是那样了,不会有什么惊喜。唯一值得期待的可能是计划中的7月的回家和家庭旅行,以及9月要去伦敦找锐弟玩,以及可能也是在9月的公司出国旅行。然后就是期待细弟能申请到什么交换学校,以及锐弟去香港能变成怎么样的银行家。

    对于我来说,可能更值得期待的是2012年吧,计划中那一年我将要搬回斯德哥尔摩,买个小房子,然后开心地住下来,安心工作。我实在太爱斯德哥尔摩了,这座在我眼里的世界上最美丽最时尚最高雅又最可亲的城市(真的世界上不可能有哪一座城市能聚集这么多极为美丽而时尚的人们了。在斯德哥尔摩住过,去到巴黎都会觉得当地人很土)。在搬回去之前,我都没有办法完全开心得起来吧我想。

    博客背景音乐成瑞典乐队Kent的一首名为Sverige也就是瑞典的歌。雨竹之前说她在国内听到这首歌,想起了在瑞典的生活,就流眼泪了。我后来终于找到了这首歌。我也很爱。

    新年快乐。希望家人都平安,健康,快乐。

     

     

    马尔默西港区的滨水建筑。每天上下班都会路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hi,在这个冬日看你的文字,像喝着冒着冷气泡的可乐。真让人欢喜。
    这样的文字,简单、干净、利落,bravo!
    这样的文字,适合用黑色的蓝色的墨水写在日记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