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你的-----写于20101129

    2011-01-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96390291.html

    此刻我坐在Laura凌乱不堪的房间的地板上。耳边一遍一遍地播着Jason Mraz的I'm Yours。

    刚才在Gio的房间,我用youtube播了这首歌,Gio说可否停止,他说太忧伤了,让他想起很多忧伤的事情。我问你以前经常听这首歌?他说是。我又问是不是在意大利的时候,他说是。

    前晚从Arlanda机场坐巴士到市中心,到站的时候音箱低声流出的也是这首歌。我顿时想起了在斯德哥尔摩的很多事。在斯德哥尔摩的两年经常听这首歌来着,现在这首歌和这个城市对于我而言已经联系在一起了。就好象北京和莫文蔚的缓缓而忧伤的左岸右转联系在一起,而深圳和梁咏琪及snowman现场唱的流畅地道但也忧伤的下雨天联系在一起一样。每个我居住过的城市,都多少有一首歌能让我立即想起发生在那个城市的事。而且不只是事而已,更重要的还有那种氛围。

    Laura和Assienah一个party到今天早上11点,一个party到下午2点(不知如何办到的),现在两人都还睡得昏天黑地的。我和Gio昨晚party到凌晨3点,Gio今天睡到中午,刚才又有聚会要去赴约。所以我只好来到Laura的房间。度过这几个小时。我订的航班太晚了,晚上到马尔默估计也得凌晨了。

    昨晚clubbing比我预想的疯狂好多。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展到那个地步的,但是总之事后在地铁上Gio很认真地跟我说那样是有生命危险的。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对啊,如果Johan一有失手,我的头可以直接着地,撞击地板的。Johan是Gio认识的朋友,很会跳,很强大。而且我记得他还是带着眼镜的那么疯狂的,眼镜怎么不会掉呢?总之,很多事情不能详述。

    总之在斯德哥尔摩的这个周末就这么在疯狂与疲累中过去了。等一下又要回到无聊的马尔默。我想我至多会在马尔默工作一年吧,然后回斯德哥尔摩。虽然签的是无限期合同,但是想想给自己设定这么个限期,感觉生活有希望很多。我想人总要有那么个期限,那么个目标,不然生活很容易就那么失去意义了。

    今天早上又收到锐弟的消息,薪水高得吓人,而且还要再去香港面一个投行。总之希望他能拿到最好的offer。

    昨晚Jonathan开车载我去机场的路上,雪越下越大。播放的是轻快的音乐,不过我望着窗外一片漆黑的风雪交加,心里还是淡淡的感伤。后来我奇怪那么大的雪飞机竟然还能起飞。

    现在斯德哥尔摩也还在下雪,希望晚上可以顺利回去。

    I'm Yours写的好像是关于感情,但是music video却是一次旅行。这点我很喜欢。因为我总觉得,我在瑞典的这些日子,也一直只是旅行的一部分吧。

     

     

    那天公司在哥本哈根圣诞节前聚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院子里的圣诞树还很亮。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