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BS言论系列 之 班版 之 主题讨论版

    2006-07-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33116551.html

    其实是最近很忙 没时间写了 所以。。。翻出以前灌水写的东东发在这里 算是充当日志。。。也有一个好处 就是以后什么时候论坛倒了(这种事情不可预测呀) 不会都没了 哈哈

    另外声明:文中出现的人名和事情 若当事人看到觉得不妥 可留言或评论要求删去该内容 我看到后会即时删除

    ronnie



    加入于: 2004-11-27
    文章: 1051

    文章发表于: 星期二 二月 21, 2006 9:44 pm    发表主题: 我终于遇见了最有性格的老师…………  

    其实 也可以说是有点变态了

    是英语课的

    首先解释两个词 conformist 和 iconoclast 说自己属于极端的后者

    接下来大发议论 对于政治 教育等的议论 虽然有道理 但大多极其偏激
    最后说起他的偶像 邓小平…… 然后竟然模仿起他的那段经典的话“一个国家,一个民族……” 模仿之前他说自己练过几百遍 比演邓小平的那演员模仿的还像

    在大家热情掌声下 开始模仿 第一句就把我镇住了……他模仿的过程中我始终不敢看他的脸……那个模仿水平 简直就是邓小平本人……他的音色都变了 语调、口音、还有帕金森综合症导致的颤斗………………一摸一样…………

    太可怕了

    完了我也完全服了 Shocked
    btw 分数出来了 他给分好高啊 狂赞

     

    ronnie



    加入于: 2004-11-27
    文章: 1051

    文章发表于: 星期日 十二月 11, 2005 8:30 pm    发表主题: 大家的审美观真的很不同啊 感叹 

    几天前一老乡很不解的问我 建馆的入口为什么要设计成那样
    我问 哪样啊 有什么问题吗
    他感叹着说 就是上面突出来的部分 下面好多条腿 整个建馆好像一只大蜘蛛啊
    我 ¥%#◎……

    然而后来我想了一下 还真有点像 所以现在每次进入建馆 都有一种进入蜘蛛肚子的异样感觉…… Shocked

    还有另一个课 老师说主楼前广场建筑 他最喜欢 技术楼 他很喜欢那种“拾阶而上 步入科学殿堂”的感觉 Cool 而他最讨厌的则是经管的楼

    ronnie



    加入于: 2004-11-27
    文章: 1051

    文章发表于: 星期四 五月 12, 2005 2:36 pm    发表主题: 那天体育课 体育老师泣不成声来着 

    他点完名,说,大家都知道,我们班的同学,吴铮……然后他眼圈红了,接着说,生物系,学号……这时我也才惊醒,原来他是我们一个班上的……老师短短续续的说,是和XXX(ronnie)……一个组(就是我们键球要比赛,一个组四个人组成)然后有人提议为他默哀三分钟,老师哭着说我们为他默哀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我脑海里飞快的闪现他的样子、说过的话……天哪……然后自由活动的时候,我们组就剩三个人了,有一个位子是空着的。我时不时往那个空位看看,想象以前在换发球我忘记换位置时,那里有个人会跟我说:转!……

    上次在水木re:但愿有天堂,但愿他在天堂快乐。那时我还不知道他原来和我一起踢过毽子。

    从来没有经历过亲近的人的逝去。不知道那是怎么一种感受。刚上大学不久,我的一个“老妗”去世了,家里瞒着我没跟我说,直到我回家才得知。其实她和我并不亲近,我也并没有特别的伤心。只是觉得一下子一个人没了是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然后五一出去玩,有一次在车上,忽然想到逝去的老妗,忽然发现世上唯一一个会叫我“侬”(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是我们那边一种很传统的长辈对晚辈的很亲近的称呼,现在基本上没有人会这么叫了)的人都不在世上了。忽然想到了这一点,然后觉得有点感伤。

    想起挪威的森林里直子说的话,死去的人就一直死了,而我们还要继续活下去。

    又想到自己选择离开的北大的人,但愿他们,在人间不快乐,在天堂快乐。
    _________________

    ronnie



    加入于: 2004-11-27
    文章: 1051

    文章发表于: 星期五 十二月 03, 2004 11:22 am    发表主题: 谢谢李烨,一婷(edie),王珊!谢谢张导!谢谢全班同学!谢谢哲引用并回复 编辑/删除帖子

    昨天下午在等主任医师的时候,edie 王珊和李烨在那里陪我座了一下午,edie说她一到医院就紧张......
    后来5点多的时候要走了,王珊听说要做那可怕的检查,还说要留下,我说你们方案什么的都没做,快回去吧...........
    晚上10点李烨和张导过去接我,也在观察室坐了一个多小时...回来的时候李烨直接回专教熬夜了........张导送我到宿舍.听说大家都熬夜了............
    还有那张可爱的卡片,里面有很多给我很大鼓舞的留言..............
    而那位不知名的老师,是我在校医院医生让我转院而我身上一点钱都没有有蹲在那里一只吐的绝望时刻,走过来跟我说我这儿有五百块,先替你垫着,然后帮我打车陪我到三院,又在三院帮我挂号......直到我在三院实习的师兄过来............她后来连姓史都不肯告诉我就走了......我只记得她是女老师,哲学系的,穿着绿色的外套,很慈祥的面孔..............
    我深深的谢谢这一切...............

    虽然折腾了一天,什么检查都做了,却折腾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毕竟排除了能够排除的疾病.......
    躺在病床上等腰穿结果的时候我想起了北大一个师姐,她得了肾炎,晚期了,就是尿毒症了.......上次我去看她,又一次感叹她变漂亮了很多,我每次去看她几乎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也许是因为她在火车上遇见了在天津工作的他,也许是因为他经常早上坐火车来北京傍晚又坐回去,也许是因为上次我从后面看到他搀扶着她走在风中的背影,后来我们到她租的公寓,五六个人在那里说家乡话,他一句也听不懂却一直很认真的样子,后来师姐转过头看看他对我们笑着说他是"鸭仔听雷"(俗语,听不懂的意思).......总之她现在真的很pp,但是昨天才从师兄口中得知她上周有一次心里衰竭,现在正在住院..............想着想着后来我脑子里出现"生死由命"四个字......不知道自己这样想是不是太那个什么了.........
    后来结果出来,说我的脑脊液里面什么细菌,红细胞白细胞都没有,连它们的代谢产物都没有......十分纯净......没有问题.............
    想到这里,还是谢谢一下老天爷吧.
    希望他能多照顾一下我们A32的人
    因为我们不是有一句口号吗,
    所有的孩子都要幸福!
    我在心里说得很大声,希望他能听得到!
    _________________

    btw  再次感谢那位不知名的老师和我的同学

    而且谢谢老天爷 师姐已经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