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到今年第一笔稿费

    2006-05-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32184714.html

    开心:) 不过钱好少啊 记得初中那时投稿就有五六十块一千字,这十年来物价涨了这么多,稿费竟然没涨?


    其实这个是上学期一个课的作业 没想发表的 只是贴在一个论坛上 可能就被杂志的小编发现了 哈哈
    不过改了个比较俗的名字 “温暖人生的记忆” 希望出来 正文不要改太多才好啊 杂志第六期还没出来 先贴这里啦

    那些小小的记忆 

    考完所有旧年遗下的试,站在新年的开头,游过泳,舒服地坐在电脑前。从耳边麦克风传出的小小声能,大大地震撼着我心底某一部分,松动了某一处记忆积淀的尘土。是《情非得以》。 

    瞬时我拾回了那一个画面,某一个冬日暖暖的午后,可能是高二,或高三,我在教室窗边的座位抑制着昏沉的睡意,做习题。风吹进来,凉凉的,忽然风里面多了一些温暖的能量,是后面宿舍楼走廊上几个男生弹着肆无忌惮的吉他唱着肆无忌惮的歌,也就是那首《情非得以》。我抬头,仿佛还能看到他们陶醉在肆无忌惮里的种种表情。唱得还不赖嘛……我默默自语,然后撇开习题集,趴桌上安静的睡去。 
    那是中学。
     
    小时候最幸福的事,就是安稳地躺在父亲的车后座上,不知道父亲要把我带到哪里。有时候爬起来趴在车窗边,看那些玻璃上的雨滴,抵抗不了地心引力滑落下来,滑下来又会不断碰到其他小水珠,终于汇成一股股小水流。车开得快的时候,水流就斜着往后流去。还有车窗外人们乘着伞或者忘记带伞的匆忙的脚步,都踏在路面的积水上,溅起热闹非凡的水花。也还是不知道父亲会带我去哪里,是回家,去他朋友家,还是去肠粉店。但是,我知道,我是安全的。 

    在我更小的时候,给我第一支会发出不同声音和亮光的玩具枪的人,也是父亲。我只记得我得到玩具枪的那个晚上,坐在父亲的车后座上颠簸。那时候父亲骑的是老式自行车。他载着我回家。
     
    是从奶奶家回去的。奶奶其实是我外婆。我和她最亲近。寒暑假都会去她那儿的乡下,那是童年所有的快乐所在。有一次表姐带着我们几个小孩去她新盖的小学,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漂亮的学校。我只记得我们走到一件教室前面,我们都不说话了,只听到钢琴的前奏响起,然后学生齐声合唱。我们趴在窗上看到里面是高年级的哥哥姐姐在唱,一个女老师在弹钢琴。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微笑。我想那是一首让人快乐的歌吧。很好听,唱到高潮时,我就把那些词都记下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他坚持了抗战八年多,他改善了人民的生活,他建设了敌后根据地,他实行了民主好处多……这一幕,是我童年几个最鲜明的记忆之一,阳光灿烂般的,温暖的,逝去的记忆。 

    那时候表姐上小学了。有一个热烈的夏日,下着雨。我们撑着一把伞去奶奶家。那把伞太小,我们都淋到雨。走到一个荷塘边时,表姐说你走快一点嘛,我说我喜欢慢着走。表姐大声说要是雨下大了我们都完蛋了……话还没说完,倾盆的大雨就下来了。那应该是记忆中最大最猛烈最突然的暴雨,重重地敲打着我们的雨伞。我们尖叫着大笑着奔跑,旁边的荷塘一片纷乱,土路上溅起了泥浆,尽是泥土和荷花的香味。气喘吁吁地跑到奶奶家,我们都湿透了,却还在那里大笑不止…… 

    后来就轮到我上小学了。上学前的一天,父亲把我带到新华书店,说随便挑一套书,只要喜欢,多贵都无所谓。我喜出望外。在书的海洋里迟疑犹豫了很久,决定要一套《十万个为什么》。后来这套书我看了很久才看完。 

    然后是初中,开始过寄宿生活时有半个学期想家想得要死。每次上学就是全家人陪着我去。学校那时候刚建好,到处堆满了沙土,路面坑坑洼洼。有一次到学校是晚上,又下着大雨,父亲把车停好后,打开车门下车,我们就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待我们都惊慌失措的下车才发现原来父亲不幸把车停在了一个大水坑旁边。后来到了宿舍里,发现父亲西装上全是泥沙,十分狼狈。
     
    再后来就好了,很喜欢寄宿生活。周末也不回家。周末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不去食堂吃饭,我们都去小卖部吃饭盒,校门口还有卖“扬州炒饭”。有一次我们十几个同学去住在学校附近的同学家里看电影。看的是“午夜凶铃”,我们都兴奋得不得了,为了制造气氛,大家一进入同学家就分头把所有门窗都关上,窗帘都拉上。顿时室内一片漆黑,就正襟危坐在电视机前面。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没有人发出预料中的尖叫声,我们都失望了。后来片都没看完就决定炒菜做饭了。于是大家又兴奋起来,忙活个不停。那天下午我们还去吃很特别的粽子,是沾着桔油吃的,很好吃。 

    当然也会有一些不开心的事。那些事,在当时,也是惊心动魄的。比如初二一次期末考的前一天晚上,夜修刚结束,就有人跑过来跟我说,出事了。飞奔回宿舍,看到我温暖的床上到扣着一个垃圾桶,还有倒出来的那些脏物中有剩菜剩饭。我呆了。后来被带去找老师,再次回到宿舍时看到左芒正在擦洗我的凉席。他看到我,笑了一下。我便不再害怕和委屈了。因为那些弄脏的床单、被子、枕头和凉席,还有白色的布熊,都已经干干净净地晾着,滴着水滴。
     
    …… 

    初中高中都是在同一个中学过的。高考前的一个晚上,很热很热。我在散步时遇见了好友帆,他正抱着半个大西瓜吃得满嘴都是瓜子。他慷慨地分了一半给我解暑。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走到食堂。由于封考场,同学都到学校食堂去学习了。于是油腻腻的食堂顿时弥散着墨香。然而食堂的平静便被我们的吃瓜声打破了。我笑着看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实在不好意思,便抱着没吃完的西瓜走了……留他一人在那儿哈哈大笑。 

    …… 

    其实也还有一些别的。忘不了我在中学编辑的第一本校刊,那些在电脑室和几个朋友对着电脑屏幕坐到腰酸背痛的日夜,以及校刊出版后,父亲开车带我到各个中学,我便进去宣传销售校刊……他就那样放下一天的工作,带着我到各个中学,把车停在校门口,跟我说进去吧,我就进去,他留在车上,等我。 
    还有每次我在学校生病,拖得很严重了,他只好开车到学校把我拉回家去。有一次在医院输液,我躺在那儿还是很痛苦的样子。他就用手在我的小腿上轻轻的抚摸。也许他以为那样能减轻我的痛苦,但他不知道我却觉得很痒很痒,难受极了。他不知道是因为我没有说出来。
     
    还可以加上另一种记忆,别人的记忆。那都是奶奶跟我说的事。她每件事都会跟我说很多遍,说到我实在太熟悉了,仿佛那也成了我的记忆。其中之一是我们家曾经养过的一条大狗。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家从来没有养过宠物,有时候别人送了一只猫或狗,却都不长久。所以奶奶给我讲的那只忠诚的老狗,已在我的记忆之外,让我觉得很新鲜。她说得最多的关于它的事,就是一天深夜我爸骑自行车从奶奶家回去,而那只狗跟在车后面跑。到半路了我爸想起来去一个朋友家,而那只狗在他朋友家待得太旧,就一个人出来,原路返回。要知道那是很长的一段路,而且是它第一次走过的路,它就记得了。奶奶每次说到这个地方,语气便扬起来,仿佛那种惊喜一直留在她心里不曾散去。……我就睡到半夜,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咚咚咚咚的敲,我以为是睡啊,赶紧爬起来一开门,狗就扑到我身上啦!高兴着呢!尾巴摇个不停!他识路呢……每次听到这里,我心里也溢满了喜乐。 

    她讲得最多的,其实是父亲和母亲从相亲到结婚的过程。后来我有一次想起来,惊讶于她那惊人的记忆力,真的不可思议,每一个细节,人们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得很清楚,娓娓道来,一个一波三折的故事。包括相亲过程的不顺利,交完“手帕”(相当于订婚)母亲就病倒住院,住院时父亲如何去照顾母亲,病情如何危急,住院中途又挂台风水库决堤发大水,医院紧急转移……奶奶讲得的完整很仔细很惊心动魄。后来在很少跟她在一起的日子里,有一天我忽然想到,她之所以那么多次地重复跟我讲这个故事,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讲得那么生动,是因为她庆幸啊。她深深地庆幸父亲和母亲能够最终度过所有的不顺利,走到一起啊。……
     
    …… …… 

    排山倒海,排山倒海啊……这些记忆就这么朝我汹涌而来…… 

    人生过的时候很慢很长,回忆却可以很快很快。但是那些感触,还有气味,却是丝毫不差的。
     
    也许我写下的这些,对你而言,是多么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你看了也许会轻轻一笑。然而它们却可以构成我的生命,以及生命存在着的人生。它们是多么多么重要的事情。 

    而这些,也就是我这个小小的人生已经拥有的小小的记忆,以及那些大大的幸福。 
    2006-1-13
    _________________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师作品 2009-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