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文时节之第一波——民族精神与地区建筑

    2006-06-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32184709.html

    民族精神与地区建筑



    【关键词】
    日本建筑 通过阅读《东方建筑》一书,粗略了解日本建筑
    的历史,以及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如何受到日本民族精神的影响并逐渐具有日本的风格。以及日本建
    筑在近代化和现代化过程中对日本传统建筑精神的反思和探索。我觉得日本建筑的发展之所以值得
    中国借鉴,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没有迷失方向。

    民族精神 其实对其准确的定义我也并不清楚,但是我越来
    越感觉到,中国民族精神的缺失是造成我们一次次迷失的最主要原因。我们一次次地抛弃自己的
    传统,包括建筑的传统,而后又一次次的痛感传统的逝去并努力想挽回,于是又一次次地矫枉过
    正,矫揉造作和形式主义。而民族精神的缺失主要是教育造成的,整个民族学习西方的一套哲学,
    失去了民族本来最基本的修养和底蕴。

    潮汕的地区建筑 之前在做热环境作业时对其进行了一些了解,因为作业还没有发下来,无法做更
    详细的描述。但是我深刻体会到其作为一种地域性的建筑是如何适应地域环境和文化的特点的,但
    是又因为亲眼目睹的原因对其前景感到悲观,因为这些十分有特点的地区建筑一旦受到现代化或
    城市化的冲击,将显得更加脆弱,转眼便不复存在。

    【正文】

         建筑这样一门技术性很强的艺术,向外国传播的过程中,首先往往是要经过一段比较长时间
    的模仿的过程,在这个模仿的过程中,才逐渐被本土化。本土化的原因可能是建设者本身的精神观
    念和审美情趣对建筑布局和形式的影响造成的,而传播建筑艺术的一方并没有主动将其本土化的意
    愿和必要。相比而言,宗教传播的本土化更加主动和不可避免。比如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因为如果
    不本土化和儒学做妥协,它就难以得到较广泛的接受。而且宗教没有建筑的技术性问题,本土化也
    比较容易。中国的建筑结构和技术、布局方式以及城市规划思想在飞鸟时代就通过朝鲜半岛传入日
    本,但是直到平安时代的京都才“首次出现了真正属于日本的建筑风格”。此时的皇宫平面是纯
    日本式的设计,全部由木地板和木墙隔板等木材建成。
        虽然在最初的模仿过程中,由于设计和建造者的技术水平或者理解程度的问题,导致建筑具有
    与被模仿建筑不同的特点,但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化,或者说具有地域特点了。这只是一种
    无意识的而非目的性的结果。只有在掌握了建造技术,完全理解了外来的建筑文化之后,在设计建
    造的过程中才会逐渐按照自己的理解和观念等有意识的进行设计建造。日本在学习中国建筑艺术的
    过程中,很清楚地体现了这一点。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因为各种经济社会原因必须促使外来建筑
    艺术的进入时,最初的模仿就不可避免了。模仿的过程中缺少本土化的或者说地域的特征,但是并
    非说是没有意义的。
        现代建筑进入中国,从经济技术原因来看是一种进步,是必然的,但是单纯由经济、技术和功能
    创造出来的现代建筑本身就是一种国际化的建筑,就好像其他任何一种科学都是没有地域性的放之世
    界皆准的科学一样,单纯由经济、功能和技术出发的现代建筑,本身就缺少地域特征。如果建筑考
    虑所在场所气候、环境,那么也仅仅是具有场所精神,不可能形成所谓的民族特征或表达(如果这
    是追求的话)。也就是说,这一切的努力最终只可能形成技术上的地方建筑,而不可能造就艺术上
    的地方建筑。即便如此,现代建筑是在欧洲发生和发展的,在进入中国后,还要有一个模仿的过程,
    所以苛求早期中国的现代建筑要具有地方性或者说地域性,是不现实的。
        那么决定日本建筑成为日本建筑的因素是什么呢?在其发展的历史中可以看到最重要的是宗教、
    思想、民族精神等。而事实上宗教也是一种思想或者说世界观。故造就让世人欣赏的日本建筑的正是
    日本民族具有的一些较为优秀的民族品质与精神。例如在平安时代传入日本的天台宗和真言宗等密
    宗思想,激发了一批早期佛教信徒的热情,导致了神秘和隐居修行的思想,并由此产生深山建寺之
    风,极大地改变了日本的宗教建筑,使得严格的对称形式被放弃,建筑变得更为轻灵小巧。从而使
    人们更加追求建筑与周围环境的有机融合。而日本建筑风格简朴的形式和强调线型的观念也与其民
    族性格有关,最大的特点是其建筑中不提倡使用任何涂料和在木材表面覆盖防水材料(当然也与其
    木材处理技术有关),导致其暴露所有结构构件并保持材料天然状态以极尽自然的特征。特别是镰
    仓幕府建立后,武士道精神使得严肃庄重的建筑风格表现出对简洁和不加装饰结构的偏爱。到了室
    町时代,武士道精神和禅宗的朴素思想更是使得整个日本列岛都盛行一种简朴的社会生活与习俗。
    建筑当然体现了这种风格。而这也正是造成日本建筑发展成为不同于中国建筑的民族性建筑的原因。


    京都,西本愿寺飞云阁




        考察中国近现代建筑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出,政权的更替影响不了建筑艺术的发展,只有思想观念
    和民族精神才能促使建筑风格的改变。20世纪初清政府推行“新政运动”,修建的学堂建筑(如北洋
    大学堂、清华学堂)和政府建筑(如大理院、陆军部、资政院)大都采用西洋建筑形式,有学者称
    为“洋式建筑”。而1911年中华民国的建立和政治体制的改变并没引起建筑风格上的剧变,1900年
    后政府和公用建筑采用西洋风格的倾向一直延伸到20世纪20年代中期。在这个时期,“一方面五四
    前后的思想启蒙运动转向民族救亡运动,一方面第一次世界大战使中国的知识精英看到了西方世界
    也非理想榜样。”这就促使了民族主义思想的高涨。在此背景下,政府和公共建筑开始采用中国传
    统建筑形式,典型的是1925年吕彦直设计的中山陵和1972年美国设计师墨菲设计的北京图书馆,两
    者都是通过国际设计竞赛中选的,这充分说明当时学界和政府倾向于采用传统建筑形式。在北伐战
    争以后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觊觎和中国经济建设的发展,激起了强烈的民族情感,追求“中
    国固有之形式”成为更为普遍的趋势。表现为许多重要的政府和公共建筑普遍采用中国传统建筑形
    式。如上海市政府大楼、武汉大学、南京国民党党史馆、南京中央博物馆等。1949年的政权更替也
    没有终止30年代在民族主义背景下产生的“大屋顶”、“民族形式”。甚至在50年代末的国庆工程
    中,发展到了极致。1959年国庆工程的民族形式“一是把‘西洋建筑的形制,中国传统的装饰和细
    部’这一表达方式,发展到臻于完美的地步,


    资政院大楼 

                                     


    湖北省谘议局大楼





    南京中山陵                                



    北京图书馆



    人民大会堂已经成为一代典范,革命历史博物馆的门廊也因更多地体现出中国传统建筑特征而被后
    来普遍仿照。二是传统屋顶的使用,四个采用中国传统屋顶的国庆工程:民族文化宫、中国美术馆、
    农业展览馆、北京火车站无一例外地都采用相对不显沉重的攒尖顶,而不是宫殿式的庑顶和歇山顶,
    可能也因为攒尖顶四面对称,容易和平面方形的塔楼配合。”由此可见近代中国建筑风格的变化往
    往是由民族感情、思想观念等造成的,而并非政治体制等其他原因。
         后来的发展中,还有另一次“民族形式”的盛行。就是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北京在“夺
    回古都风貌”口号下出现的“夺风”建筑,流行在高楼顶上加上小亭子,并且随着房地产开发的大
    潮影响了全国。我所在的家乡汕头相当部分在八九十年代建设的多层住宅楼和其他公共建筑,均采
    用在顶层加建琉璃瓦屋檐的形式。这一次民族形式的盛行和30年代到国庆工程的民族形式有着很大
    的不同。后者是在一批在海外学习建筑的中国留学生回国并在建筑教育和建筑设计领域逐渐占据重
    要地位,同时用现代学术方法系统研究中国传统建筑之后,怀着民族情感对“洋式建筑”和传统建
    筑的反思而造就的。但是前者是在文化大革命后由政府倡导的,是一种对文革的矫枉过正,而且建
    筑师对中国传统建筑和传统文化的功底比老一代人也差很多,所以这些“夺风”建筑大多无美观可
    言,完全是流于形式的。通过比较这两个阶段的“民族形式”,可以看到,只有在具有深厚的民族
    文化修养和对传统建筑有深刻的理解之上,才能设计出较好的民族形式的建筑,而如果只是一种缺
    乏理解和尊重的刻意的模仿和附会,那只能造成十分矫揉造作的形式建筑。
        研究中国近代建筑的张复合老师把近代建筑史分为“洋风”时期(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
    “自立”时期(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后期、三十年代初期)和“动荡”时期(三十年代后期、四十
    年代)。比照日本建筑在明治维新之后的发展,可以看到其中既有相似之处,也有很大的不同。随
    着早期欧美殖民地的建立,殖民地风格的建造体系和西方的样式开始出现;而随着1870年开始欧美
    建筑师进入日本,更多的西方建筑风格的作品被设计和建造出来。这个时期相当于我国的“洋风”
    时期。但是在1875年东京帝国大学工学院开设建筑和土木工程课,第一代的日本建筑师被培养出来
    并开始创作。随着设计项目逐渐回到本土建筑师和工匠手中,他们“开始了对传统建筑的反思过
    程”。而“1887年帝国大学开设的建筑历史课唤起了人们对于传统建筑价值的普遍关注,新与旧、
    日本传统建筑与现代建筑技术融合的思想开始广为传播”。这个时期可相当于我们的“自立”时期,
    只是比我们早了半个世纪。接下来的发展历史两国呈现出很大的不同,中国经历了外来侵略的“动
    荡”时期,但是日本在关东大地震之后却顺利的引发了新理性思潮,即现代建筑运动。但是“由于
    缺乏与日本人思想和心理上的适应融合,这种外来思潮在日本本土并没有获得完全的成功,于是人
    们开始对日本传统建筑的基本精神——空间的表现、整体的和谐韵律以及体量、光线和色彩的气韵
    流动等——进行深刻的反思和探索”。
        我在想,日本近代发展的顺利而循序渐进的过程,很大程度上使得其传统文化得到真正意义上
    的传承,并使得其融入到现代化的过程中。这一点,从街头迷你裙和和服的相安无事的共存就可以
    看出来,或者在其他诸如茶道、传统习俗和神社信仰中展现出来。说是“正真意义上”的传承,主
    要是因为要区别于一些人认为的穿一身唐装、吃一下月饼或者放一下鞭炮就是了的这种“传承”。
    而这种传承在建筑上的恶劣表现就是“大屋顶”。我想我们创造了傲然于世的文明的祖先要是看到
    了这种极其肤浅的所谓“传承”,大概也不会心安。 
         现实是中国在近代化过程中经历了许许多多内部的外部的客观的人为的曲折。而且在我看来这
    种曲折到今天仍然没有停止。我们已经失去了原来最为珍贵的和基本的那一部分民族修养和品质。
    而且这种失去在我看来基本上是无可挽回。所谓最基本的民族修养,很主要的就是儒学。我们过去
    无情地彻底地抛弃过它,一直以来遗忘它,直到今天很多人希望找回它,但是这种希望终究只是希
    望。我们整个民族不可能同时学习那一套西方的哲学又同时学好儒家经典。先不说两者能否互相融
    合共存,我们也绝对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既然我们整个民族连最基本的文化修养和底蕴都正在和继
    续被西化,那么我们谈何能够保持和展现我们民族原来最优秀和最珍贵的精神和品质呢?
        我们在建筑近代化的发展过程中,曾经感受到现代建筑“缺乏与中国人思想和心理上的适应
    合”吗?我们在创造着中国的现代建筑的当下,感受到外国的现代及后现代建筑“缺乏与中国人
    思想和心理上的适应融合”了吗?也许曾经有过那么一瞬,有过那么一闪念,但也是转瞬即逝。而
    现在,又到底有多少人能够“对中国传统建筑的基本精神进行深刻的反思和探索”呢?我想即使有
    主观上的意愿,也会因为缺乏中国传统文化修养而感到力不从心吧。
        如果说全球化使得地方性的失去是必然的,国际式的现代建筑使得建筑失去地域特点也是必然
    的,那么我觉得这里还有一个程度的问题。有的民族保持了自己坚强的精神和品质,在全球化的大
    潮中站稳了脚跟,始终保持清醒;而有的民族却遗憾地迷失了方向也失去了自己的精神和修养。为
    什么近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痛感我们失去了信仰,失去了道德修养,失去了传统文化,失去了地方
    特色,因为我们迷失了,在现代化的过程中迷失了。
        而对于我国一些地区的建筑的地域特色,我们虽然可以去研究和理解,但是也应该看到他们之
    所以能够保持它们的地方特色,是因为他们由于经济水平落后或者交通不便等原因还没有受到现代
    化和全球化大潮的冲击。他们只是幸存下来而已。他们甚至也没有考虑过地方传统如何应对现代化
    的问题,所以这样的一些村落和聚居点一旦受到现代化的冲击,反而容易产生颠覆性的后果。我感
    受深刻的一点是我的家乡潮汕地区的地区建筑或者说乡土建筑,原来是很有特色的,我上热环境课
    程做过对其如何适应和改善热环境的研究作业,包括它应对炎热天气通风和防范台风而形成的集合
    性总体性布局,往往一整个村庄就是一座建筑,非常的让人震撼,但是最近几年由于经济发展进行
    的建设,却是更加盲目和毫无设计可言的,把钢筋混凝土的丑陋发挥到了极致。所以我是深感痛心
    的。对于这些地方建筑,我们如果采取一种保护措施,则是一种旅游者的心态,对当地居民未必公
    平,而一旦在这些地区进行建设,则传统建筑的现代化问题又出现了。
     


    广东潮汕地区的地区建筑




      从地域建筑的角度看,地域是指有着同质的地理环境和社会文化特性的“面积相当大的一块地
    方”,其中,同质的地理环境包括相近的日照、温度、湿度、风向、风力、雨景、地形、地貌、土
    质及生物等;同质的社会文化特性包括相近的社会体系、人口结构、生活方式和丰足习惯等,地域
    性建筑受到当地的自然条件和人文环境所制约,并由此构成了建筑形式和风格的基本特点。但是我
    认为,在城市开发建设的过程中,在城市化的地区,首先这种地区的“地理环境”特征就已经被大
    大的削弱了,城市化地区往往形成一种相近的地表特征。其次,社会文化特性也趋于同化,比如现
    在大陆的各大城市和已经在加速城市化的地区。特别是对于现代建筑的设计本身,很难通过对环境
    和功能的适应来得到一个比较深刻的地域特点。
        正如上文所述,日本现代建筑中正是因为保持了日本传统建筑的精神,也就是日本民族的精神,
    才使其具有地域性的魅力,并造就了世界级的大师。所以只有当我们的民族重新拾回自己宝贵的品
    格和精神,我们才能够创造出让世人欣赏的建筑。虽然前景并不乐观,但是我想等到我们从新具有
    自己民族的文化修养和底蕴,从新认识和理解了自己的民族精神,我们就不用再在如何体现民族特
    色、如何进行中国表达甚至如何找回信仰的问题上烦恼了,因为那时,我们已经找到。

    【参考文献】
    [意]马里奥•布萨利:东方建筑,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9年12月;
    秦佑国:中国现代建筑的中国表达,建筑学报,2004年6月

    分享到:

    评论

  • 有没睇过《中日居住文化:中日传统城市住宅的比较》(曹炜),我觉得都几好睇啊,而且系中日文对照的,呵呵~~~
  • 祝你快乐365天!
  • 哇。。。能帮到你我很开心。不过你的博客是?
  • 有幸读到这篇极具价值的文章,非常高兴.对我的研究有帮助.谢谢请光临我的博客,如有批评,幸甚.
  • 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