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年记事

    2008-02-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32184673.html

    过年这几天的饮食无度终于在今天有了苦果。晚上都吃不下饭。正在难受的时候,忽然收到NUSoffer,欣喜了一阵,总算有个保底的去处了。妈说好啊好啊,那边暖和,适合你这种不耐冻的。

     

    这一次过年,年前同学聚会,然后拜年活动从初二持续到初五。也是见了很多人,说了很多话。年前跑去揭阳唱k,一起的有HFHBWHZMZKHBZM两个人都已经在本市的垄断部门供职,一个在电信,一个在电力,都是在市区最高的楼里面,真为他们感到开心。ZK我好像多年没见了,在我看来变化最大。但是他看见我也有同感吧,一个劲的说我的脸上好沧桑。HB请我们吃大排档,WH请大家喝他从家里带来的烈酒。给我倒了一杯,我浅尝辄止,给浪费了。他又非常生气,说是灵芝酒。但那对我来说实在太烈了。晚上我们住在HB的宿舍里,说是宿舍,其实是很大的一套房子,我们啧啧感叹,垄断部门就是好。

     

    大年三十家里吃得十分丰盛,初一在爸的朋友家吃,初二在细舅家吃,初三在大伯母家吃,初四堂兄请吃,初五拜关帝。天天喝红酒,饮食无度。见到了表妹的未婚男,见到了数也数不清的侄子辈小孩子,见到了堂兄们的新房子新车,见到了绵兄会弹钢琴的爱女。。。总之很开心很开心就是了。

     

    这次过年,我总结了家乡让我觉得特别的东西:生吃的橄榄,金黄的炸肉卷,比北京甜很多的柑,飞驰的摩托车,必喝的功夫茶。。。这一切是让人不会忘记的极有识别意义的一些东西。(08/01/14)

     

    忘不了的还有一些事。

     

    这次回家在北京西站候车室坐着的时候,遇见了这么一个农民工,拿着一瓶未开的二锅头就在我旁边坐下来。坐下来后,开瓶连喝了两口。我瞄了几眼,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民工,55岁上下。看着瓶子上的刻度,57,我心里想,这么喝会醉吧。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开始说起话来。我小心地说,好酒量啊。问他什么时候的车,他说20号。我说那还有三天啊,为什么这么早就来。他说回去没有地方住了。“那这三天就在车站过了?”他说是。然后就说到他没有什么亲人,他的媳妇(就是老婆)生重病正躺在老家人民医院里。然后他好像解释似的,把手按在胸口说,我这个心,痛啊。喝了酒就睡觉了,不去想了。我唯一的亲人啊,一想心里就痛啊。说着他流下泪来。我说,也不要喝太多,也不要喝太多。自己也要保重啊。都会好起来的。自己保重,都会好起来。后来听说我要去广州,他两眼发亮,说他唯一的儿子在广州打工。一边说一边掏出电话本,找了好一会儿,找到了他儿子的电话。我拿出手机记下了,我问,要我转达什么话呢。他说就叫他马上赶回去四川老家,他妈在人民医院。匆忙之中,我又问了他自己的名字,记下,然后就排队上车了。

     

    后来在火车上,我给那个电话号码发了一条短信,把情况如实告知,但是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上学期偶尔在水木论坛会看到roseven网友写的东西。他很久会写一篇。最后一次看到是一月六号他发在特快的《要坚强,要坚强》。他说他患病以来就哭过一两次,这次是半夜,脑子里有血管又突突突的跳。他说每次这根血管跳,就是提醒病情要转差了。然后他想到过年还要呆在医院里,就半夜蒙着被子号起来。惊动了全家,然后一家人抱头痛哭。我看着,不知道脑子里有血管突突突地跳是种什么感觉。我也没有试过半夜嚎啕大哭过。接着,他写说:“最可怜的就是父母,别人家父母都到了享福的年纪。我家父母受苦一辈子,到老来还受更大的苦。我到时候倒是两腿一蹬两眼一闭就走人了,把父母的养老金都花光了,到时候父母怎么办?这是第一伤心的事情。”然后他用开玩笑似的语气语带脏话地骂了中国的医疗水平。我每次看他写的都会发信过去给他。那次也不例外。不过写了比较长。我主要想说服他对于自己父母的部分,不要太感到对不起。要对不起的首先主要是这个世界对不起他,待他不公平。相比起这世界对他的对不起,他对于自己父母的对不起要少得多。我大概就是这么说的,也不知道说服力有多少。

     

    后来也再没有收到回信。我想写给他的人太多。我想他也没有时间没有力气去回信。他患的是急性白血病吧。

     

    记得在深圳实习夜夜加班的时候,有一天夜里我下班回酒店的路上,一个人走着。当时快11点了,大街上空荡荡没什么人,只正下霓虹灯的亮光。忽然前面有一个小孩问我,哪里能买到烟。很小的小孩,大概六七岁。样子我忘记了,但是当时一时让我想到《第六感》电影里的那个小孩。我问他这么晚买什么烟呢,你父母呢。他说他爸爸在睡觉,是他爸爸叫他下来给他买烟的。我立刻想到电视里正在播出的拐卖儿童的调查节目。后来我带他过马路,去一个附近开着的商店。但是一问没有卖烟。我又想带他往回走,也许那边就有卖烟的。但是他后来说谢谢,不让我带了,自己往我酒店的方向走去。我只好跟在他后面。我到酒店的时候,往前面的小孩子说,要小心哦!买不到就快点回家去了!太晚了!他不停地跟我说谢谢。很有礼貌很有礼貌的孩子。后来我就回到酒店的房间了。

     

    我不知道,那个民工的儿子后来回去了没有,他的妻子好起来了没有,他们一家团聚过年了没有。我不知道,roseven后来去医院了没有,过年是在医院还是在家,他现在还安好没有。我不知道,那个很可爱的小孩子,后来买到烟了没有,找到回家的路了没有。

     

    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希望对于以上问题的答案,都是“YES”,全是“YES”。(08/01/16)

    分享到:

    评论

  • 以下是引用 匿名者 于 2008-3-26 22:20:39 的发言:民工伯伯的事情很是让我难过罗斯文的事情...原谅我,我不能予以任何评价你是谁啊 请留名啊!
  • 民工伯伯的事情很是让我难过罗斯文的事情...原谅我,我不能予以任何评价
  • 以下是引用 zoman 于 2008-2-19 20:29:50 的发言:准备去哪个国家啊?到四月才能决定吧不过现状是只有新加坡一个去处。。。汗
  • 准备去哪个国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