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痛在膝盖 爱在心头(怕肉麻者勿进)

    2008-03-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32184670.html

    膝盖是从下午睡醒之后开始痛的。

     

    早上上完早班,回宿舍就睡得昏天黑地,睡到5点左右,连日语课也不去上了,而且她就点名了orz。虽然膝盖很痛,但是还是要去上晚班。

     

    昨天走了一天的路,昨晚又在惠新桥钱柜疯到凌晨3点,这是第二次去惠新桥这个钱柜,发现他们的点歌触摸屏太过敏感了。不过食物很好,还有寿司。所以昨晚才睡3个小时。

     

    今晚是澳大利亚男队。本来广东男队也要过来的,但是后来取消了。澳国男队的队服黄绿色,很好看。

     

    早班是中国女队和美国女队。发生了一件严重但还蛮搞笑的事情。我当时正在走廊stand by,不经意撇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一个中国女队员,她正拿着一个香蕉吃,精神恍惚的我看到香蕉烂出来一个黑洞,顿时惊呆。。。。。。。。。。于是报告给老师,才发现休息室食物的保鲜问题。

     

    我发现其实我很适合做志愿者。因为实际上志愿者的大部分时间就是无聊,没事做。而我很能够适应这种无聊。我很可以整个人放空,没有意识,当作是休息。我或者可以对着地上的方格子,以各种步调和节奏来回踱步。我又或者可以把手机贴到耳边听音乐,自娱自乐。之所以不用耳机听是因为那会显得你很不认真。用手机听,假装是在打电话很忙的样子,哇哈哈。我的手机阳声音质不好,但是我最近好像蛮喜欢听音质差的音乐的这种感觉。

     

    所以我实际上可以变得很安静,很安静,而且很能享受这种安静。

     

    但是我又爱热闹,我爱大家族的节日聚会,我爱和最好的几个朋友一起吵吵闹闹,我爱国庆节去天安门,我爱夏天热烈的露天音乐会,我爱新春热闹非凡的烟花汇演。

     

    所以我是双子座。

     

    放空的时候,我偶尔也想很多事情。在来回踱步一边听着音乐的时候想很多事情。

     

    我想细弟。我最近常常偶尔会想他。想着想着就会发现我是多么地爱我家细弟。爱死了。

     

    我想天底下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我会这么地尽心尽力地想要逗他开心(当然也有可能以后会出现这第二个人,不排除这种可能性)。过年我们去街买衫,我会在他耳边模仿动画人物以极高的频率和分贝发出笑声,然后他就会觉得很难堪。他想要避开我,假装不认识我,我就一直缠着他,趁他不注意又故技重施。笑死了。

     

    诸如此类。如果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人,这在我简直不可想象。我绝无可能会在第二个人面前表现出这种情况。

     

    我会想起,去年夏天在医院走廊里,我无聊,说要教他一句日语。这句日语是:東京の四季はそれぞれの魅力があります。我说一遍,他跟着念,一塌糊涂。我大笑。我说我再给你五次机会,五次之后你如果学会了,我就放过你,不然就得让我打你一下。好像差不多是这样的。我们就在那阴沉的走廊里大笑。 

     

    我有时候想,要是细弟现在还只有五六岁,那我不知道我会更加多么爱。他小时候是那么好。当然他现在长大了也是很帅的,但是小时候他更是那种接近完美的小孩,超级惹人爱。但是我那时候也小,很多时候往往并不会注意到他有多可爱而只是觉得他跟在后面走来走去很烦的样子。真是很好笑,我们讨论小时候的事情,妈妈提到细弟,只说了一句,他就是老是一个人走来走去,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听了觉得很好笑。

     

    当然这并不是说细弟被忽略了。只是他从小就是那种话不多的小孩。从小就酷。他的不多话也绝不是没自信自闭那种,我想他很自得其乐,他也可以跟你说话,但是他也可以不和你说话。就是这样。长大了也是,他还是我们家话最少的一个。

     

    我会想我为什么会这么爱他。我想一个是和他在一起我会很舒服。其实他好像是处女座,和双子不应该很好。他是比我爱干净,但是并不挑剔,并没有很多鸡婆事。反而他是我们中间最不自私的一个人。最自私的是锐弟,这很明显,哇哈哈。当然我也不自私,但是我的不自私和细弟的不自私又有所不同。我还是很有自私的心的,只是我会考虑到很多礼貌、道德、面子的事情,而人为地压制这种自私以达到大方。但是呢,细弟他就是不自私。他就是为你好。他很安静,不太表露什么感情,但是他就是要为我好。很多人为你好是一种讨好,但是细弟他不是,他就是为我好。这是让我爱的第一大因素。 

     

    当然其他的很多事情,我想也讲不清楚,也不需要讲清楚。只因他就是我细弟。

     

    说来好笑,当年细弟的出生并不在父母亲的计划里面。妈妈怀有细弟纯粹是出于意外。据说当时还考虑要不要打掉。后来又想说要是生个女孩就好了,结果出来确是细弟,是个男的。orz。而且还是脚先出来,不是顺产。哇哈哈。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很后悔呀在那一刻。 

     

    我还会想起和他掰手腕我输得势如破竹,想起和他两个人去吃日本料理,想起小时候他哭的样子,想起我曾经在哪里打过他,想起每次我给他挑过年衫都是大风衣,想起我高考成绩公布收到短信那一刻身边只有他一个人看我开心,想起老妈偷偷给我们透露女生写给他的情书内容,想起他总是很信任我很听我的话,即使有时候他出于调皮假装和我作对。。。。。。。。

     

    当然我还会想起其他很多,很多,很多。但是我不会一一说出来。

     

    他现在还在读高二,成绩也是很好很好了。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他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无论那是什么。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我什么时候和他一起去唱个k。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他要永远健康平安不生病。

    分享到:

    评论

  • 做志愿者很好玩的,前年我去做羽毛球志愿者去卖门票,呵呵,经常溜进去看比赛。有次遇到鲍春来,好激动啊~~~呵呵,后来我拿的奖状上还有谢杏芳的签名,呵呵~~~臭美一下~~~~我小时也觉得老弟很烦人,很讨厌他。上了高中才发现我其实很爱他的,现在也一样。
  • 恩 鉴定完毕 很怕很肉麻“过年我们去街买衫,我会在他耳边模仿动画人物以极高的频率和分贝发出笑声,然后他就会觉得很难堪。他想要避开我,假装不认识我,我就一直缠着他,趁他不注意又故技重施。”恐怖。。在此对你伟大而坚韧的弟弟表示同情。。
  • 以下是引用 匿名者 于 2008-3-19 20:52:17 的发言:做志愿者很好玩的,前年我去做羽毛球志愿者去卖门票,呵呵,经常溜进去看比赛。有次遇到鲍春来,好激动啊~~~呵呵,后来我拿的奖状上还有谢杏芳的签名,呵呵~~~臭美一下~~~~我小时也觉得老弟很烦人,很讨厌他。上了高中才发现我其实很爱他的,现在也一样。你是???请不要匿名留言哦 特别是这么诚恳地说了这么多的。。。
  • 做志愿者很好玩的,前年我去做羽毛球志愿者去卖门票,呵呵,经常溜进去看比赛。有次遇到鲍春来,好激动啊~~~呵呵,后来我拿的奖状上还有谢杏芳的签名,呵呵~~~臭美一下~~~~我小时也觉得老弟很烦人,很讨厌他。上了高中才发现我其实很爱他的,现在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