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系列-人-至亲至爱

    2008-06-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32184665.html

    记得很久以前发表过的文章,爸妈拿到杂志细细读过之后,妈妈很不服气地跟爸说,很好啦,都是写你啦,写你的好啦。她大概不太服气,那篇文章里面爸爸出现的次数远远多过于她。后来我写blog,终于也写到她,虽然写到的是生病受累的她。也写到细弟、奶奶。以下是连接:

     

    细弟-痛在膝盖 爱在心头(怕肉麻者勿进)

    http://ronniepeng.blog.hexun.com/17716021_d.html
    妈妈-李嘉诚医院、长平路、台风及其他

    http://ronniepeng.blog.hexun.com/12444759_d.html
    爸爸-那些小小的记忆  

    http://ronniepeng.blog.hexun.com/4446995_d.html
    奶奶-奶奶。

    http://ronniepeng.blog.hexun.com/19691119_d.html

     

     

    这么着,写了一圈,就缺一个人。他就是现在和我同一个学校,快要结束大一生活的锐弟。

     

    首先想起来的是大一暑假他陪我去潮州调研幼儿园。两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里,坐着摩托车到处去找幼儿园。帮我用米尺量卫生间的尺寸,我画图的时候他给我提东西,帮我拍摄,和我一起爬到附近住宅楼的十一二楼。我奋力爬上窗台的时候他在下面笑。晚上坐巴士回家,到了的时候我才发现他在一边已经沉沉睡去,我使命摇,他被摇醒之后还处于恍惚之中就匆忙下车。

     

    然后大三的暑假,我调研汕头老城的骑楼街区。烈日当空,他一路给我撑伞。一间间骑楼地记录,走了很多街道,也累得够呛。

     

    再比如大五的寒假,我带私活回家,又拖到最后一晚,做不完,又强迫他给我算用地平衡表到深夜。

     

    看来,他给我做过不少苦力。

     

    大四的时候我在深圳实习,叫他过来深圳住我酒店的房间。带他去东门、万象城玩。带他去空调不足的电影院看海盗。带他去壮观的书城逛。

     

    后来还去了香港,在中环的摩天楼间隙穿梭,坐太平山一路电梯到兰桂坊,在九龙破旧可怕的楼里狭小的房间过夜,坐很便宜的渡船过维多利亚港,在迪斯尼里玩够一整天。

     

    看来,我也没有亏待他。

     

    他高考我帮他报了港大和港科大,又陪他去广州面试。面试前跟他英语对话练习,面试后又责备他话说得不恰当。最终还是没有被录取。

     

    高考公布成绩那天我还在设计公司的办公室里实习。一整天我的紧张比我当年自己高考还要甚。加上那年广东第一次高考使用原始分,很多不确定性,我在网上搜尽一切信息,看到传闻满天飞,什么各科平均分差太多不公啦,家长要去考试院静坐示威啦,成绩被重新调整过啦。后来在网上一遍遍地查成绩,一直不出来。心都到嗓子眼了。

     

    最终结果出来很好。打电话给他报成绩,他正在酒店的房间里等。我跟他说,成绩是不错的,你猜多少。他说,650?我说不是。640?我说也不是。他说那不可能,不可能比这还低吧。我说是665。

     

    然后我又打通了清华招生办老师的电话,率先从他口里得知锐弟顺利被录取了。而且是被第一志愿专业录取。我那是开心得不得了。后来又得知他又是全市第一名,比我自己当年还要开心。

     

    他开学的时候,妈妈还在医院里,我们都没有办法参加他的开学典礼。我也没有办法陪他来北京,只是把他送到机场。

     

    我以前一直看他比我小四岁,什么都不太懂,什么我懂得都比他多,他什么都要我教。他正在学的,我早已学过;他将要考的,我早已考过;他正在经历的,我早已经历过。我一直都这么看他。

     

    不过现在就不同了。他参加的校学生会,我没有参加过;他学习的经济原理,我一听就头大;他即将要做的奥运村志愿者,我也不会经历到。

     

    那天我还因为他的关系,得以免票去看了在大礼堂举行的fashion show。看他在那里守着笔记本电脑,负责比赛的计票工作,担当那么重要的角色。我在一旁观看,不停有人过去和他沟通工作,他都很顺利地应付着。我深深感到他已经不再仅仅是小我四岁的弟弟。深深感到我现在看他和以前看他是完全不同。

     

    我甚至有时候因为申请啦买机票啦股市又崩盘啦,资金周转不灵的时候还要跟他借钱。就可见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怎么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学以来见面也不会太多。而且每次见到,总还是离不开功课、成绩、考试这一主题。我想要是我,每次都要听这么一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唠叨,我也会烦。不过么,我却很能原谅自己。我想就像妈妈在文革之后以初中的水平考了三次大学都考不上就把所有的大学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一样,我也只是重复着在进行希望寄托的行为而已。

     

    我大学期间学院没有国外交换的机会,我就给他早早地报了托福,希望他能出去交换,美国最好,新加坡也行。我大一的成绩不是很好甚至第二学期还挂了体育,我就希望他成绩都考好一些也不要挂科。我因为中学时候参加太多学生活动了以致到大学就全无兴致参与因此失去了很多锻炼的机会,我就希望他能够早早地加入校会或团委。我因为最终还是去不了美国,我就跟别人开玩笑说以后欧洲我来搞定,美国就靠他了。

     

    人就是这么自私。都是按自己的来想,别人怎么样都不管。

     

    不过么,我还是坚持,他要是真的能实现以上我所不能实现的一些,还是很好的么。没有什么不好的么。

     

    但是无论,他最后怎么实现,很容易就看得很清楚,我想他会继续长大。他会学到很多经济管理的知识,从清华最有前途的经管学院顺利毕业。参加很多很好很盛大的活动,锻炼成为一个更加自信和有用的人。然后找到最属于自己的路,朝着更加光明壮阔的美好前程走去。

     

    我想他根本用不着我的祝福。他也会很厉害很厉害很幸福很幸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