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系列-人-你最珍贵(1)

    2008-07-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32184664.html

     

    晓亮

     

    那天和几个原来中学的师兄师姐聚餐,自助餐剩下很多,我劝大家说不要浪费。然后师姐跟他说,你听到RONNIE这么温柔的声音,还不把剩下的全吃下去。。。他说,我听到他这么温柔的声音,会把吃下去的都吐出来。。。我继续劝,师姐又说,你把东西都吃下去,RONNIE就会以身相许了。他说,。。。那我一定不要。。吃下去。

     

    乐得我们。乐得我。

     

    又想起来几年前的某天,我和这位猪头外面玩回到学校,两个人边走边说话。我忽然想起似的说,你说我们这样别人看到会不会以为是。。。gay。他狂笑着赶紧把我一把推开。然后又补充说,即使我是gay,我也不会跟你这种人。。。

     

    能这么不停地损我的人,他算是这少数人之中的一个。

     

    不知道是大一还是大二的4月1号,忽然收到他的短信:我无聊,过去找你玩。然后后来我们好像就两人一起去了植物园。之前我短信跟他说找不到其他人了,只有我们两个去了。他竟然回说,那我们就两人世界啦。恶心得我。。。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到现在一直记着这件不起眼的小事。

     

    某年放暑假,我留在学校背单词。实在无聊了,就过去北医,刚好他不在宿舍。我就坐在他宿舍前面的长椅上,翻看起《挪威的森林》来。后来竟然下大雨,我又只好跑到他宿舍楼里的自习室。也是奇怪,这个细节我也一直没有忘记。

     

    还有一件最感动的事。有一次我从他学校离开,他送我出校门。那个时候我正在迷茫到底是要在国内读研呢还是出国。他当时就建议我读研,我问为什么,他当时怎么说来着。。。如果你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无依无靠了。大概是这么一句话。我心里感动得。不过我没有表现出来。还说,你不是有老婆了,还无意无靠啥。他手搭我肩上说,兄弟和老婆是不一样的嘛。。。

     

    话说我把此人放在第一个,一个原因是的确非他不可。因为他是原来中学第一个考上北大的人,他是历史,他是伟人。。囧rz。其次他的确救了我的命。他在北医三院做实习医生,我则每年都几乎有一次急病被转到三院,于是就只有他在那边救我了。无论是白天还是凌晨三点,每次都是他一路服务到底,从挂专家号到最后送出医院。甚至有一次我要做风险不小的腰椎穿刺,也是他在一旁全程见证了我的脊椎被穿透的过程。

     

    所以说,这样的人,我能不把他放到第一位么。

     

    我靠,我发现给他着墨太多了。就此打住吧。

     

    总之,我入学的时候他已经是老油条,我都要出国了,他还没毕业呢哇哈哈。

     

     

     

     

     

    冬虹

     

    我是上了大学才真正认识他的。不过后来有一次我十分惊讶地发现他其实初二就认识我了。据他说,当时我们同时去某校参加一个数学竞赛,在校门口等开门的时候,浩帆就指了指呆站在那的我跟他说,他就是那个厉害的人。于是他就认识我了。他还说,当时我十分呆滞,以致于握在手里的尺子掉地上了都全然不觉,于是浩帆笔直走到我面前把尺子捡起来放在我手里,我才发现。。。

     

    那个时候听他讲这段的时候,我脑子里像放电影似地构造出这个七八年前的镜头,十分怀旧的镜头。然后奇异于你自己竟然可以存在于别人你所全然不知的记忆里。

     

    记得大一的时候经常一起上自习做痛苦的数学作业,做累了在安静的教室里说话,用气音用得烦的时候,就直接写在纸上交流。最近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我现在甚至还保留着当时写着两个人的对话的两张纸。

     

    这位同学是金牛座(此处有误。他最初以为自己是金牛座的,后来证实是牧羊座。就像晓亮一开始告诉我他是天枰座的,后来又改成处女座。)。通常这类人不会说什么煽情感人的话,也不太表露过分的情感。我还记得很深刻有一次一起坐火车回家,快到站了我还在那里跟他说很下流的笑话,然后自己狂笑,他也大笑。

     

    这几年来,出去玩,聚会,活动,有我的也往往必定有他。这五年的记忆里,数他最多,无可替代。

     

    我有时候想,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是常常见到我并且变成很熟悉的朋友,必须要忍受的我的部分可能有很多。我暗暗想,他必定也是。不过他就是忍过来了。他多厉害。

     

     

     

     

    阿Ban

     

    唉,我还欠他78块钱的蛋糕钱,他却已经离开北京,去到那个繁华的城市了。和他一同报的驾校,他早已拿到本了,却剩下我一直苦苦挣扎并且最终还是输给自己(抑或命运?)了。

     

    话说我们的性格是很不同的,不过遇见了还是很开心。说笑话互相都听得懂。

     

    他十分有激情的一个人,好像随时有什么活动,叫到他,他都一定有激情参加。

     

    一起在晚上打过桌球。那好像是我第一次正式地参与这项运动。整个过程笑死了,我好开心。我想他也不会忘记我忽然间连着打了三杆的“狗屎运”。因为我打完之后就是他一口咬定是狗屎运,而且不久后就有人问我,听说你打桌球撞了狗屎运,是怎么回事。

     

    很开心。

     

    那天火车走的时候收到他短信说也许以后见不到了,我回说一定会见到。

     

    他要去的是广州的网通,我想他必定为成为一个激情的成功的职场人士。

     

     

     


    Zoman

     

    我们认识超过十年。因为初一就同宿舍了。那个时候还吵过架,恨过他一段时间,不知道他有没记得。

     

    我深深觉得,除了家人之外,最了解我的人,也就是他了。

     

    十年,初中,高中,大学。这样几个词默写过来,也就是写完了。

     

    如果真要列举一些煽情的事,那比如初三的时候我宿舍的床被倒了垃圾,是他帮我洗干净被褥;比如我借给他看我买的霍金的恐怖书籍,他把扉页上我的英文名字描得十分可爱;比如他知道我的很多缺点也常常忍受不了骂出来但是我知道在骂的时候他实际上已经原谅了我;比如出去的时候他愿意和我一起疯他说的笑话我总能笑破肚皮。。。

     

    他是我爱的那类人。善良、友爱、正直、不俗、毫不做作、爱憎分明。又聪明。射手座。哈哈。和他在一起总是很开心而舒服。

     

    他的大学在郊区,我后来去了一次,在他离开之前。好像是晚上。

     

    一年前他就离开北京了。

     

    不会忘记大一的那个十一我和他和DH买了羽绒服提着走到天安门,傻笑,天气凉。

     

    也不会忘记我和他和Luson在我的宿舍乱戴泳镜泳裤衣服夹子在头上然后去阳台合影,还是傻笑,但阳光好。

     

    他现在在市里的垄断部门的高楼里供职。我为他感到骄傲。并且自私地希望,他事业有成,不要那么快成家,以便使我以后还有机会吃他请的饭然后两个人笑喷。

     


    (待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以下是引用 打酱油的 于 2008-7-2 14:49:58 的发言:无端端当了个被爆名的kelefe...我靠...而且连我都记不得的事...你会有片段的 等着哦~
  • 无端端当了个被爆名的kelefe...我靠...而且连我都记不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