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便记下来

    2008-09-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onniepeng-logs/32184658.html

    有一晚坐夜车回家,坐我斜对面有这样一个金发的lady,在一边哭一边补妆。脸上带着一天的倦意,还有黑眼圈,不顾旁人,抑制不住地流泪,流泪了又赶紧补妆,补了又流。很忙。

     

    有一晚,也在同样的地铁上,忽然上来几个喝醉的男子。其中一个特别厉害,不停地怪叫而且说着莫名其妙地话。周围的瑞典人看到这一幕都非常生气的样子,其中一个大妈还用奇怪的瑞典发音说:Shut Up!我笑死了。后来得知喝醉的是波兰人。和我同一个站下,下车后还差点跌倒,我又狂笑,他还跟我自嘲地说:Stupid。

     

    有一天在皇后街那边的一个餐厅吃难吃的午餐,听室友叙述他高中时候的患抑郁症的朋友,听到我入神。

     

    又有一次听XXY在地铁里跟我说他以前如何做代购,专门给人买那种最高级最限量的日本衣服,给我讲着许许多多我完全不知道名字的日本brand。说他如何喜欢东京,说叫我介绍我的东京同学给他认识。

     

    学校那个地铁口,早上一出地铁的时候,偶尔就会看到两个中东人,可能是couple,在那里欢快地拉着手风琴,让整个地铁的空气活泼起来。我一直想捧他们的场,但是一摸口袋总是没有带硬币。

     

    又有一次在gamla stan的地铁看到一个年轻瑞典男生在拉小提琴。看着他翻着琴谱认真地演奏,我以为我要丢硬币给他了,但是在那里站着等人的时候,我听到他拉的其实很不好,经常会走音,而且拉到其他弦的杂音非常可怕。我就算了。

    分享到:

    评论

  • 随便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