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当初如此种种,五花八门,快乐辛酸,到今天,剩下在这里的却只有简单的数字了。

     

     

    大一暑假轻松的勤工俭学 1200  

     
    家教 教一个初三小孩英语(后来他却考不上理想考中Orz) 1000  

         
    天华建筑(第一份专业相关 大三暑假 一天两百) 1600

     

    rmjm建筑(一天三百) 1500


    柏涛建筑实习 十周 大四暑假 2000


    深圳实习期间接的师兄的私活 2000


    村庄规划一 4000


    村庄规划二 4000


    课程作业(大四住区设计老师给的) 300


    湖北某市城市设计(接的最大的一次私活) 12000


    给我即将要去的KTH学生做导游 2000 + 50% tip


    基金投资 8000


    网络调查 300

     

     

    总数 40900

     

     

     

    不知道有没漏掉的。。。

     

    嗯 结论就是 我喜欢赚钱 并且喜欢尝试各种不同方法赚钱。很符合双子座性格。

     

    其次就是 大学低年级做家教最累最不好赚。还是专业相关的容易赚点。

     

    唉。钱钱钱钱。

     

    这是古巨基的一首歌歌名。

  • 整理东西。整理出来很多证据。

     

    毕竟五年了。放在这里也算对过去五年的证明,抑或者,揭露?

     

    首先是没有报销过丢失过的保留下来的火车票和机票。火车票从04年到08年都有。去承德、古北口和青岛的车票都有。还有广深线的几张动车票。机票分别是汕头、杭州、深圳和三亚的机场。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然后是这五年去过的景区、景点的门票。大部分是北京的。还有那年GJH带去延庆的登那个塔的票。竟然都还在。还有去青岛的,还有毕业旅行在桂林看印象刘三姐的票。最上面那张mickey就是香港迪斯尼的票啦。哈哈。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然后是五年来参加过的展览、音乐会、电影场和晚会的部分入场券。最上面的是在深圳看的变形金刚。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五年来的建院学生节入场券。从03年的“冰糖葫芦暖咖啡”到04年的“小鸡快跑”到05年的“0660”到06年的“华山论建”到07年,也就是我们毕业晚会的“七建”,全部都有啊。每年都是大概12月中在大礼堂举行。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几年得到的这些获奖、资质证书。以为自己应该很懒,没想到,竟然也不少。哇哈哈。其中还有奥运测试赛志愿者的证书。啊,马拉松10公里的证书还没有呢。。。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No.1 驾照考不到

     

    那天收到XZC的短信,说他考过了。我心里既为他开心,但遗憾也是掩饰不了。学了这么久,考了这么多,终于还是没有过。

     

    第一次上车的时候,还没开始真正教呢,就先默哀三分钟。我和ZC下车,低下头,闭眼,听见练车长的刺耳笛声响成一篇。那是5月19日。

     

    桩考挂了一次,第二次考过,场地侧翻停车一下就出线,天哪,这可算是我最拿手的把戏了,之前练的时候几乎从没出过问题,怎么就出线了,又挂了。场地考第二次,挂三档过限速门,在定点停车那停下,眼看开过去停下来就过了,但就是此时考官挂了我,原因是过限速门速度不及20公里。

     

    话说我这人,对于这种事,也可以不认输的,我也可以坚持下去,再考再过。但是每次电话回家,老爸总很不耐烦地跟我说,考什么考啊,挂了就不要考了,回家都可以买驾照。而且我也很想快点回家,在出国前快点回家。所以我终于决定放弃了。

     

    听老爸的话,回家买一张吧。

     


    No.2 日语没有考

     

    老早就报了日语二级,盘算着考完了托福和GRE,可以有几个月时间准备。可惜考完了G,却一直没有心思复习日语了。日语2的课也是上没几节就算了。结果眼看12月马上就要到来了,却一点都没有准备。终于,12月3日那天,我生平第一次放弃了一场考试。连去考的勇气都没有。这事就这样了。

     

    只好安慰自己,我还有三级证书。

     

    现在二级试题集那书我动都没动过,几乎全新的。

     

    我想,也许以后,我还会再去读。所以就没有卖掉。

     


    No.3 万科笔试赶不上

     

    虽然申请了学校,但是那时候还是报了万科的笔试。想参加一下算是一个经历,万一被录取了还很爽。没想到,考试那晚,虽然我提前了一个小时,但是还是因为堵车堵在路上,没能赶上。看来万科和我完全无缘。后来

     

    我去广州规划院面试,很顺利就被录取了。

     


    No.4 那一次情绪失控

     

    我虽然到现在还坚信错是在他,但是我知道我情绪当时失控了。没有必要那么失控地失控了。爸爸妈妈都清楚,我一旦失控非常可怕,而且后果十分严重。哈哈。因为我的几近歇斯底里的失控,我们同时失去了一些东西。但是还是要说,错不在我。

     


    No.5 做设计太固执

     

    曾经有不少人说过我是个很固执的人。我后来慢慢承认了。但我又怪罪到从小我就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小孩上去了。说真的,我从小一直都很有自己的想法,从很小别人就根本难以影响到我的思想。甚至父母亲也不例外。也因为如此,在外人看来,我从小就是很懂事很知道要干什么都不用别人教。因为实际上别人教的我也听不进去。说实在的,从现在的我看来,这样的小孩是一个可怕的小孩。

     

    固执这件事据说在我做设计上体现得很明显。我一旦坚持什么,甚至是错的有缺陷的,老师都改变不了我。知道现在YX还不时嘲笑我当时做得建筑馆西晒多么严重。说真的,他嘲笑我的时候,我很承认,但还是会有那么点心酸。因为固执,错了很多。

     


    No.6 挂了体育

     

    大一开学听到体育课要跑三千,中学连一千都跑到抽筋的我,战战兢兢地上万一学期,竟然勉强过了。看到成绩那晚我狂喜半夜发短信告知zoman,让他非常汗颜。

     

    不过天意弄人的是,我竟然第二学期的体育挂了。我记得好像期间有一节课忘记去上了,如果全勤分有的话,估计也挂不了。唉。

     


    No.7 一次次没有找到

     


    No.8 没有去过祖国西部

     

    话说我东部城市去了很多,几乎覆盖了东部所有省份了。不过西部却一直没有机会去。本来听说我们的毕业旅行要去青海,我还期待说可以去西部了。没想到后来就发生了西藏骚乱,因此作罢。

     

    也是我的懦弱胆小吧。如果我敢学别人一个人背个背囊就去浪迹天涯,那我早就去过了吧。

     


    No. 9 没有早点认识 谁、谁、谁

     

    我想这种遗憾,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吧。而至于谁谁谁是谁,倒也无关紧要。

     


    No.10 股市崩盘

     

    话说我算是我们班较早踏足股票基金市场的童鞋了。并且还帮同宿舍同学买了点基金,也给他小赚了一点点钱。后来我们班陆续有人开始卖基金股票,也多多少少算是有我的影响吧。

     

    没想到股市他就这么地一路崩到现在。我能说什么呢。只能怪当初六千点的时候,我叫他们不要入市危险他们不听了。

     

    只愿祖国经济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只愿祖国强大。哈哈。

     


    No.11 去不了美国?

     

    也不知道能不能算个遗憾呢。因为遗不遗憾,也要等去到北欧之后,甚至要等两年之后,甚至要更久更久以后,才能知道当初的这个决定,是不是正确是不是憾事吧。不过或许到了那时,也无所谓正确对错了。

     


    No.12 去不了港大?

     

    话说当初大一军训的时候,港大有过来招生,提供全奖。我当时还处于十分白目状态,一开始以为只有北京户口同学才可以报名,后来知道大家都可以去的时候,面试早已过去了。我们班有两个同学去了港大。这件事在后来大一我苦苦挣扎适应的阶段,一度成为我最大的遗憾和懊恼。我一心想如果去了港大,我就可以很开心很开心吧。

     

    不过。我哪里又有觉得这清华的五年不值得呢。

     


    No.13 ......

     


    人生,就是由许许多多的遗憾构成的么。

     

    以此纪念这五年许多憾事。

  •  

    晓亮

     

    那天和几个原来中学的师兄师姐聚餐,自助餐剩下很多,我劝大家说不要浪费。然后师姐跟他说,你听到RONNIE这么温柔的声音,还不把剩下的全吃下去。。。他说,我听到他这么温柔的声音,会把吃下去的都吐出来。。。我继续劝,师姐又说,你把东西都吃下去,RONNIE就会以身相许了。他说,。。。那我一定不要。。吃下去。

     

    乐得我们。乐得我。

     

    又想起来几年前的某天,我和这位猪头外面玩回到学校,两个人边走边说话。我忽然想起似的说,你说我们这样别人看到会不会以为是。。。gay。他狂笑着赶紧把我一把推开。然后又补充说,即使我是gay,我也不会跟你这种人。。。

     

    能这么不停地损我的人,他算是这少数人之中的一个。

     

    不知道是大一还是大二的4月1号,忽然收到他的短信:我无聊,过去找你玩。然后后来我们好像就两人一起去了植物园。之前我短信跟他说找不到其他人了,只有我们两个去了。他竟然回说,那我们就两人世界啦。恶心得我。。。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到现在一直记着这件不起眼的小事。

     

    某年放暑假,我留在学校背单词。实在无聊了,就过去北医,刚好他不在宿舍。我就坐在他宿舍前面的长椅上,翻看起《挪威的森林》来。后来竟然下大雨,我又只好跑到他宿舍楼里的自习室。也是奇怪,这个细节我也一直没有忘记。

     

    还有一件最感动的事。有一次我从他学校离开,他送我出校门。那个时候我正在迷茫到底是要在国内读研呢还是出国。他当时就建议我读研,我问为什么,他当时怎么说来着。。。如果你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无依无靠了。大概是这么一句话。我心里感动得。不过我没有表现出来。还说,你不是有老婆了,还无意无靠啥。他手搭我肩上说,兄弟和老婆是不一样的嘛。。。

     

    话说我把此人放在第一个,一个原因是的确非他不可。因为他是原来中学第一个考上北大的人,他是历史,他是伟人。。囧rz。其次他的确救了我的命。他在北医三院做实习医生,我则每年都几乎有一次急病被转到三院,于是就只有他在那边救我了。无论是白天还是凌晨三点,每次都是他一路服务到底,从挂专家号到最后送出医院。甚至有一次我要做风险不小的腰椎穿刺,也是他在一旁全程见证了我的脊椎被穿透的过程。

     

    所以说,这样的人,我能不把他放到第一位么。

     

    我靠,我发现给他着墨太多了。就此打住吧。

     

    总之,我入学的时候他已经是老油条,我都要出国了,他还没毕业呢哇哈哈。

     

     

     

     

     

    冬虹

     

    我是上了大学才真正认识他的。不过后来有一次我十分惊讶地发现他其实初二就认识我了。据他说,当时我们同时去某校参加一个数学竞赛,在校门口等开门的时候,浩帆就指了指呆站在那的我跟他说,他就是那个厉害的人。于是他就认识我了。他还说,当时我十分呆滞,以致于握在手里的尺子掉地上了都全然不觉,于是浩帆笔直走到我面前把尺子捡起来放在我手里,我才发现。。。

     

    那个时候听他讲这段的时候,我脑子里像放电影似地构造出这个七八年前的镜头,十分怀旧的镜头。然后奇异于你自己竟然可以存在于别人你所全然不知的记忆里。

     

    记得大一的时候经常一起上自习做痛苦的数学作业,做累了在安静的教室里说话,用气音用得烦的时候,就直接写在纸上交流。最近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我现在甚至还保留着当时写着两个人的对话的两张纸。

     

    这位同学是金牛座(此处有误。他最初以为自己是金牛座的,后来证实是牧羊座。就像晓亮一开始告诉我他是天枰座的,后来又改成处女座。)。通常这类人不会说什么煽情感人的话,也不太表露过分的情感。我还记得很深刻有一次一起坐火车回家,快到站了我还在那里跟他说很下流的笑话,然后自己狂笑,他也大笑。

     

    这几年来,出去玩,聚会,活动,有我的也往往必定有他。这五年的记忆里,数他最多,无可替代。

     

    我有时候想,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是常常见到我并且变成很熟悉的朋友,必须要忍受的我的部分可能有很多。我暗暗想,他必定也是。不过他就是忍过来了。他多厉害。

     

     

     

     

    阿Ban

     

    唉,我还欠他78块钱的蛋糕钱,他却已经离开北京,去到那个繁华的城市了。和他一同报的驾校,他早已拿到本了,却剩下我一直苦苦挣扎并且最终还是输给自己(抑或命运?)了。

     

    话说我们的性格是很不同的,不过遇见了还是很开心。说笑话互相都听得懂。

     

    他十分有激情的一个人,好像随时有什么活动,叫到他,他都一定有激情参加。

     

    一起在晚上打过桌球。那好像是我第一次正式地参与这项运动。整个过程笑死了,我好开心。我想他也不会忘记我忽然间连着打了三杆的“狗屎运”。因为我打完之后就是他一口咬定是狗屎运,而且不久后就有人问我,听说你打桌球撞了狗屎运,是怎么回事。

     

    很开心。

     

    那天火车走的时候收到他短信说也许以后见不到了,我回说一定会见到。

     

    他要去的是广州的网通,我想他必定为成为一个激情的成功的职场人士。

     

     

     


    Zoman

     

    我们认识超过十年。因为初一就同宿舍了。那个时候还吵过架,恨过他一段时间,不知道他有没记得。

     

    我深深觉得,除了家人之外,最了解我的人,也就是他了。

     

    十年,初中,高中,大学。这样几个词默写过来,也就是写完了。

     

    如果真要列举一些煽情的事,那比如初三的时候我宿舍的床被倒了垃圾,是他帮我洗干净被褥;比如我借给他看我买的霍金的恐怖书籍,他把扉页上我的英文名字描得十分可爱;比如他知道我的很多缺点也常常忍受不了骂出来但是我知道在骂的时候他实际上已经原谅了我;比如出去的时候他愿意和我一起疯他说的笑话我总能笑破肚皮。。。

     

    他是我爱的那类人。善良、友爱、正直、不俗、毫不做作、爱憎分明。又聪明。射手座。哈哈。和他在一起总是很开心而舒服。

     

    他的大学在郊区,我后来去了一次,在他离开之前。好像是晚上。

     

    一年前他就离开北京了。

     

    不会忘记大一的那个十一我和他和DH买了羽绒服提着走到天安门,傻笑,天气凉。

     

    也不会忘记我和他和Luson在我的宿舍乱戴泳镜泳裤衣服夹子在头上然后去阳台合影,还是傻笑,但阳光好。

     

    他现在在市里的垄断部门的高楼里供职。我为他感到骄傲。并且自私地希望,他事业有成,不要那么快成家,以便使我以后还有机会吃他请的饭然后两个人笑喷。

     


    (待续)

  • 记得很久以前发表过的文章,爸妈拿到杂志细细读过之后,妈妈很不服气地跟爸说,很好啦,都是写你啦,写你的好啦。她大概不太服气,那篇文章里面爸爸出现的次数远远多过于她。后来我写blog,终于也写到她,虽然写到的是生病受累的她。也写到细弟、奶奶。以下是连接:

     

    细弟-痛在膝盖 爱在心头(怕肉麻者勿进)

    http://ronniepeng.blog.hexun.com/17716021_d.html
    妈妈-李嘉诚医院、长平路、台风及其他

    http://ronniepeng.blog.hexun.com/12444759_d.html
    爸爸-那些小小的记忆  

    http://ronniepeng.blog.hexun.com/4446995_d.html
    奶奶-奶奶。

    http://ronniepeng.blog.hexun.com/19691119_d.html

     

     

    这么着,写了一圈,就缺一个人。他就是现在和我同一个学校,快要结束大一生活的锐弟。

     

    首先想起来的是大一暑假他陪我去潮州调研幼儿园。两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里,坐着摩托车到处去找幼儿园。帮我用米尺量卫生间的尺寸,我画图的时候他给我提东西,帮我拍摄,和我一起爬到附近住宅楼的十一二楼。我奋力爬上窗台的时候他在下面笑。晚上坐巴士回家,到了的时候我才发现他在一边已经沉沉睡去,我使命摇,他被摇醒之后还处于恍惚之中就匆忙下车。

     

    然后大三的暑假,我调研汕头老城的骑楼街区。烈日当空,他一路给我撑伞。一间间骑楼地记录,走了很多街道,也累得够呛。

     

    再比如大五的寒假,我带私活回家,又拖到最后一晚,做不完,又强迫他给我算用地平衡表到深夜。

     

    看来,他给我做过不少苦力。

     

    大四的时候我在深圳实习,叫他过来深圳住我酒店的房间。带他去东门、万象城玩。带他去空调不足的电影院看海盗。带他去壮观的书城逛。

     

    后来还去了香港,在中环的摩天楼间隙穿梭,坐太平山一路电梯到兰桂坊,在九龙破旧可怕的楼里狭小的房间过夜,坐很便宜的渡船过维多利亚港,在迪斯尼里玩够一整天。

     

    看来,我也没有亏待他。

     

    他高考我帮他报了港大和港科大,又陪他去广州面试。面试前跟他英语对话练习,面试后又责备他话说得不恰当。最终还是没有被录取。

     

    高考公布成绩那天我还在设计公司的办公室里实习。一整天我的紧张比我当年自己高考还要甚。加上那年广东第一次高考使用原始分,很多不确定性,我在网上搜尽一切信息,看到传闻满天飞,什么各科平均分差太多不公啦,家长要去考试院静坐示威啦,成绩被重新调整过啦。后来在网上一遍遍地查成绩,一直不出来。心都到嗓子眼了。

     

    最终结果出来很好。打电话给他报成绩,他正在酒店的房间里等。我跟他说,成绩是不错的,你猜多少。他说,650?我说不是。640?我说也不是。他说那不可能,不可能比这还低吧。我说是665。

     

    然后我又打通了清华招生办老师的电话,率先从他口里得知锐弟顺利被录取了。而且是被第一志愿专业录取。我那是开心得不得了。后来又得知他又是全市第一名,比我自己当年还要开心。

     

    他开学的时候,妈妈还在医院里,我们都没有办法参加他的开学典礼。我也没有办法陪他来北京,只是把他送到机场。

     

    我以前一直看他比我小四岁,什么都不太懂,什么我懂得都比他多,他什么都要我教。他正在学的,我早已学过;他将要考的,我早已考过;他正在经历的,我早已经历过。我一直都这么看他。

     

    不过现在就不同了。他参加的校学生会,我没有参加过;他学习的经济原理,我一听就头大;他即将要做的奥运村志愿者,我也不会经历到。

     

    那天我还因为他的关系,得以免票去看了在大礼堂举行的fashion show。看他在那里守着笔记本电脑,负责比赛的计票工作,担当那么重要的角色。我在一旁观看,不停有人过去和他沟通工作,他都很顺利地应付着。我深深感到他已经不再仅仅是小我四岁的弟弟。深深感到我现在看他和以前看他是完全不同。

     

    我甚至有时候因为申请啦买机票啦股市又崩盘啦,资金周转不灵的时候还要跟他借钱。就可见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怎么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学以来见面也不会太多。而且每次见到,总还是离不开功课、成绩、考试这一主题。我想要是我,每次都要听这么一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唠叨,我也会烦。不过么,我却很能原谅自己。我想就像妈妈在文革之后以初中的水平考了三次大学都考不上就把所有的大学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一样,我也只是重复着在进行希望寄托的行为而已。

     

    我大学期间学院没有国外交换的机会,我就给他早早地报了托福,希望他能出去交换,美国最好,新加坡也行。我大一的成绩不是很好甚至第二学期还挂了体育,我就希望他成绩都考好一些也不要挂科。我因为中学时候参加太多学生活动了以致到大学就全无兴致参与因此失去了很多锻炼的机会,我就希望他能够早早地加入校会或团委。我因为最终还是去不了美国,我就跟别人开玩笑说以后欧洲我来搞定,美国就靠他了。

     

    人就是这么自私。都是按自己的来想,别人怎么样都不管。

     

    不过么,我还是坚持,他要是真的能实现以上我所不能实现的一些,还是很好的么。没有什么不好的么。

     

    但是无论,他最后怎么实现,很容易就看得很清楚,我想他会继续长大。他会学到很多经济管理的知识,从清华最有前途的经管学院顺利毕业。参加很多很好很盛大的活动,锻炼成为一个更加自信和有用的人。然后找到最属于自己的路,朝着更加光明壮阔的美好前程走去。

     

    我想他根本用不着我的祝福。他也会很厉害很厉害很幸福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