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起来还下着雨。连续下了好几天啦。都有点家的感觉了。

    在十食堂门口上车,老师说北京五月这种连阴天很罕见,十几年都没有一回。但是还是要上课。

    一路上迷迷糊糊地睡了。到上庄水库的时候,雨还在下。于是老师说在车上等半个小时,如果还下就回去。

    等啊等啊,到9点多,终于原路返回。

    现在是下午。外面雨停了。

    4月1日的照片 红圈里是我 哈哈 好弱哦



    zigzag...



    上庄水库还是很大的



    集合



    最痛苦的事情 抬艇 


    入水。。。




    划啦 八个人一起划 飞快的。。。



    这个桥现场看特别弱 但是在照片里 好像还很好看的样子

    所以说 照片都是骗人di

  • 开心:) 不过钱好少啊 记得初中那时投稿就有五六十块一千字,这十年来物价涨了这么多,稿费竟然没涨?


    其实这个是上学期一个课的作业 没想发表的 只是贴在一个论坛上 可能就被杂志的小编发现了 哈哈
    不过改了个比较俗的名字 “温暖人生的记忆” 希望出来 正文不要改太多才好啊 杂志第六期还没出来 先贴这里啦

    那些小小的记忆 

    考完所有旧年遗下的试,站在新年的开头,游过泳,舒服地坐在电脑前。从耳边麦克风传出的小小声能,大大地震撼着我心底某一部分,松动了某一处记忆积淀的尘土。是《情非得以》。 

    瞬时我拾回了那一个画面,某一个冬日暖暖的午后,可能是高二,或高三,我在教室窗边的座位抑制着昏沉的睡意,做习题。风吹进来,凉凉的,忽然风里面多了一些温暖的能量,是后面宿舍楼走廊上几个男生弹着肆无忌惮的吉他唱着肆无忌惮的歌,也就是那首《情非得以》。我抬头,仿佛还能看到他们陶醉在肆无忌惮里的种种表情。唱得还不赖嘛……我默默自语,然后撇开习题集,趴桌上安静的睡去。 
    那是中学。
     
    小时候最幸福的事,就是安稳地躺在父亲的车后座上,不知道父亲要把我带到哪里。有时候爬起来趴在车窗边,看那些玻璃上的雨滴,抵抗不了地心引力滑落下来,滑下来又会不断碰到其他小水珠,终于汇成一股股小水流。车开得快的时候,水流就斜着往后流去。还有车窗外人们乘着伞或者忘记带伞的匆忙的脚步,都踏在路面的积水上,溅起热闹非凡的水花。也还是不知道父亲会带我去哪里,是回家,去他朋友家,还是去肠粉店。但是,我知道,我是安全的。 

    在我更小的时候,给我第一支会发出不同声音和亮光的玩具枪的人,也是父亲。我只记得我得到玩具枪的那个晚上,坐在父亲的车后座上颠簸。那时候父亲骑的是老式自行车。他载着我回家。
     
    是从奶奶家回去的。奶奶其实是我外婆。我和她最亲近。寒暑假都会去她那儿的乡下,那是童年所有的快乐所在。有一次表姐带着我们几个小孩去她新盖的小学,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漂亮的学校。我只记得我们走到一件教室前面,我们都不说话了,只听到钢琴的前奏响起,然后学生齐声合唱。我们趴在窗上看到里面是高年级的哥哥姐姐在唱,一个女老师在弹钢琴。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微笑。我想那是一首让人快乐的歌吧。很好听,唱到高潮时,我就把那些词都记下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他坚持了抗战八年多,他改善了人民的生活,他建设了敌后根据地,他实行了民主好处多……这一幕,是我童年几个最鲜明的记忆之一,阳光灿烂般的,温暖的,逝去的记忆。 

    那时候表姐上小学了。有一个热烈的夏日,下着雨。我们撑着一把伞去奶奶家。那把伞太小,我们都淋到雨。走到一个荷塘边时,表姐说你走快一点嘛,我说我喜欢慢着走。表姐大声说要是雨下大了我们都完蛋了……话还没说完,倾盆的大雨就下来了。那应该是记忆中最大最猛烈最突然的暴雨,重重地敲打着我们的雨伞。我们尖叫着大笑着奔跑,旁边的荷塘一片纷乱,土路上溅起了泥浆,尽是泥土和荷花的香味。气喘吁吁地跑到奶奶家,我们都湿透了,却还在那里大笑不止…… 

    后来就轮到我上小学了。上学前的一天,父亲把我带到新华书店,说随便挑一套书,只要喜欢,多贵都无所谓。我喜出望外。在书的海洋里迟疑犹豫了很久,决定要一套《十万个为什么》。后来这套书我看了很久才看完。 

    然后是初中,开始过寄宿生活时有半个学期想家想得要死。每次上学就是全家人陪着我去。学校那时候刚建好,到处堆满了沙土,路面坑坑洼洼。有一次到学校是晚上,又下着大雨,父亲把车停好后,打开车门下车,我们就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待我们都惊慌失措的下车才发现原来父亲不幸把车停在了一个大水坑旁边。后来到了宿舍里,发现父亲西装上全是泥沙,十分狼狈。
     
    再后来就好了,很喜欢寄宿生活。周末也不回家。周末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不去食堂吃饭,我们都去小卖部吃饭盒,校门口还有卖“扬州炒饭”。有一次我们十几个同学去住在学校附近的同学家里看电影。看的是“午夜凶铃”,我们都兴奋得不得了,为了制造气氛,大家一进入同学家就分头把所有门窗都关上,窗帘都拉上。顿时室内一片漆黑,就正襟危坐在电视机前面。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没有人发出预料中的尖叫声,我们都失望了。后来片都没看完就决定炒菜做饭了。于是大家又兴奋起来,忙活个不停。那天下午我们还去吃很特别的粽子,是沾着桔油吃的,很好吃。 

    当然也会有一些不开心的事。那些事,在当时,也是惊心动魄的。比如初二一次期末考的前一天晚上,夜修刚结束,就有人跑过来跟我说,出事了。飞奔回宿舍,看到我温暖的床上到扣着一个垃圾桶,还有倒出来的那些脏物中有剩菜剩饭。我呆了。后来被带去找老师,再次回到宿舍时看到左芒正在擦洗我的凉席。他看到我,笑了一下。我便不再害怕和委屈了。因为那些弄脏的床单、被子、枕头和凉席,还有白色的布熊,都已经干干净净地晾着,滴着水滴。
     
    …… 

    初中高中都是在同一个中学过的。高考前的一个晚上,很热很热。我在散步时遇见了好友帆,他正抱着半个大西瓜吃得满嘴都是瓜子。他慷慨地分了一半给我解暑。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走到食堂。由于封考场,同学都到学校食堂去学习了。于是油腻腻的食堂顿时弥散着墨香。然而食堂的平静便被我们的吃瓜声打破了。我笑着看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实在不好意思,便抱着没吃完的西瓜走了……留他一人在那儿哈哈大笑。 

    …… 

    其实也还有一些别的。忘不了我在中学编辑的第一本校刊,那些在电脑室和几个朋友对着电脑屏幕坐到腰酸背痛的日夜,以及校刊出版后,父亲开车带我到各个中学,我便进去宣传销售校刊……他就那样放下一天的工作,带着我到各个中学,把车停在校门口,跟我说进去吧,我就进去,他留在车上,等我。 
    还有每次我在学校生病,拖得很严重了,他只好开车到学校把我拉回家去。有一次在医院输液,我躺在那儿还是很痛苦的样子。他就用手在我的小腿上轻轻的抚摸。也许他以为那样能减轻我的痛苦,但他不知道我却觉得很痒很痒,难受极了。他不知道是因为我没有说出来。
     
    还可以加上另一种记忆,别人的记忆。那都是奶奶跟我说的事。她每件事都会跟我说很多遍,说到我实在太熟悉了,仿佛那也成了我的记忆。其中之一是我们家曾经养过的一条大狗。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家从来没有养过宠物,有时候别人送了一只猫或狗,却都不长久。所以奶奶给我讲的那只忠诚的老狗,已在我的记忆之外,让我觉得很新鲜。她说得最多的关于它的事,就是一天深夜我爸骑自行车从奶奶家回去,而那只狗跟在车后面跑。到半路了我爸想起来去一个朋友家,而那只狗在他朋友家待得太旧,就一个人出来,原路返回。要知道那是很长的一段路,而且是它第一次走过的路,它就记得了。奶奶每次说到这个地方,语气便扬起来,仿佛那种惊喜一直留在她心里不曾散去。……我就睡到半夜,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咚咚咚咚的敲,我以为是睡啊,赶紧爬起来一开门,狗就扑到我身上啦!高兴着呢!尾巴摇个不停!他识路呢……每次听到这里,我心里也溢满了喜乐。 

    她讲得最多的,其实是父亲和母亲从相亲到结婚的过程。后来我有一次想起来,惊讶于她那惊人的记忆力,真的不可思议,每一个细节,人们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得很清楚,娓娓道来,一个一波三折的故事。包括相亲过程的不顺利,交完“手帕”(相当于订婚)母亲就病倒住院,住院时父亲如何去照顾母亲,病情如何危急,住院中途又挂台风水库决堤发大水,医院紧急转移……奶奶讲得的完整很仔细很惊心动魄。后来在很少跟她在一起的日子里,有一天我忽然想到,她之所以那么多次地重复跟我讲这个故事,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讲得那么生动,是因为她庆幸啊。她深深地庆幸父亲和母亲能够最终度过所有的不顺利,走到一起啊。……
     
    …… …… 

    排山倒海,排山倒海啊……这些记忆就这么朝我汹涌而来…… 

    人生过的时候很慢很长,回忆却可以很快很快。但是那些感触,还有气味,却是丝毫不差的。
     
    也许我写下的这些,对你而言,是多么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你看了也许会轻轻一笑。然而它们却可以构成我的生命,以及生命存在着的人生。它们是多么多么重要的事情。 

    而这些,也就是我这个小小的人生已经拥有的小小的记忆,以及那些大大的幸福。 
    2006-1-13
    _________________
  •  
    哇 哇 好忙好忙。。。没时间啊没时间

    贴图吧


    这学期参加的SRT结束啦 最后的合影 中间的老者是曹景行老师 凤凰咨询的台长 时事
    开讲时事评论员 hoho 我是他的忠实观众。。。最后还让他签名了







    左边穿白衣服的是刚从新加坡回来的朋友 初中最好的朋友 哇哇 果然不一样啦 黑框
    眼睛也很好看啊 希望她一切顺利 

    那夜的聊天:
    2006-05-19 22:50:55 ronnie
    北京 我实在已经受够了 
    2006-05-19 22:48:15 linly
    那就太好了。好朋友们都要回来!!!大家一起工作,周末可以聚一聚,到哪个人家里做饭阿,很幸福。 
    2006-05-19 22:48:35 linly
    广州也应该除旧布新了~~~ 
    2006-05-19 22:51:57 ronnie
    好啊好啊 这么说 我突然也觉得人生有希望了。。。汗 
    2006-05-19 22:49:48 linly
    [:L] 你都没希望,那我岂不跳楼了。[;P]我不会跳得啦!! 
    2006-05-19 22:53:46 ronnie
    要跳也要越好一起啊 有个伴。。。黑色幽默。。。[:L] 




    这是小学最好的朋友 哈哈 十几年没有联系了 最近在qq上遇到 现在一个广州的公司
    工作 貌似混得不错呢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照片ps成这样。。。比较

    2006-05-19 20:38:59 ronnie
    哈哈 那你现在广州住哪啊 
    2006-05-19 20:38:16 十三贝勒
    没有,我负责的是揭阳和潮洲这边的。。。
    只是我们公司在广州而已,我基本很少上去。。。
    有时候开会我才会去 
    2006-05-19 20:41:52 ronnie
    哦 这样啊 那也好 台风家乡没什么灾情吧。。。听说14级啊。。。我错过了。。。好遗憾的 
    2006-05-19 20:41:14 十三贝勒
    没什么的,倒了几棵树而已。。。现在不比以前了。基本没什么 
    2006-05-19 20:43:34 ronnie
    哦 我还是很喜欢有台风的刺激的夏天 
    2006-05-19 20:42:52 十三贝勒
    以前风大会倒房。现在的房子倒不了。台风哪天我还到外面去逛了一圈。。。。没发现什么!~~~~ 
    2006-05-19 20:46:02 ronnie
    哇。。。很勇敢嘛。。。
    我还在这边紧张地关注台风的进展。。。 
    2006-05-19 20:45:13 十三贝勒
    汗~~~~
    台风哪天很多人在外面走来走去。。。。
    雨也不大…… 
    2006-05-19 20:49:40 ronnie
    哦 这样啊 我以前每次台风来都希望风大些 刺激些
    好小孩心态
    你现在很成熟了吧。。。[?] 
    2006-05-19 20:48:05 十三贝勒
    听说饶平比较严重。。。。
    对岸的鱼湖也比较惨,香蕉都倒了 
  • 本来一直传不上照片 郁闷死 原来是因为照片太大的缘故。。。压缩吧 于是就ok啦

    首先奉上五一期间做城市规划作业“体验城市”的调研拍的一些照片。。。当然是ps过的啦 哈哈

    老北京 就是老北京 邂逅了老北京 附上作业的总结:

    邂逅老北京
    ——城市体验之大吉片危改区


        对于大吉片的了解始于《四月》上刊登的关于ABBS上关于“大吉片危改区”的讨论。讨论很热烈,意见也不相同。有的认为这是“系统地否定自己过去两千年的文化”的又一个恶劣行径,是对城市肌理和历史建筑的又一次破坏;有的认为此举是北京城市发展的必然,虽然无奈但难以避免;还有人说当地大部分居民居住条件很差,他们也很乐意拆迁;还有自称是当地居民的说他反对拆迁……正是这样的争议,让我们开始对这块 “危改区”产生兴趣。
        接着我们开始查资料,从一个叫做“守望大吉片”的网站上我们了解到这一块地区所拥有的灿烂的过去,也让我们开始把它和宣南文化联系起来。“宣南,源于明朝‘宣南坊’之名称,其范围大致相当于今粉房琉璃街、骡马市大街、菜市口西大街、教子胡同、南二环路之内。”所以大吉片是“宣南坊”的主要部分。而元、明、清各朝来京的大批官员、举子、商人都要经过宣南地域才能进入内城。加上明清的商业、娱乐业都只能置于外城,就使得大量人士留京期间居住于宣南。也就带动了宣南会馆、书籍、文具等业的发展,从而奠定了宣武区发展的基础。文章还提到:“种种原因,宣南地区在历史演变过程积淀了诸多独特的文化,不仅对宣武区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而且在北京市各区县当中也是独具特色,无可类比,其中更有众多在中国、在世界都有影响的瑰宝。”
        这样,我们对大吉片又有了另一种认识。对于它的争议也有了更深的了解。于是,在某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们坐车到达了这里。一路上的心情是复杂的,既对大吉片的历史和现状充满好奇和期待,又不敢抱太大希望,要是全部都拆掉了怎么办呢……
    记得我们是从粉坊琉璃街南口进入的。这条街马上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街的一边全是一层的坡屋顶的灰砖的房子,而另一边却是刚建成不久的二十几层的高层。原来的街是单块板的单车道,两边的行道树长得很好,但是由于东边的开发建设,路也被拓宽了一倍,然而由于还没有修路,街道东边的行道树现在一律站在路中央,有点好笑。我们站到那个交界的地方,看到一边是柏油的粉坊琉璃街的路面,另一边是推土机挖掘过的沙土。我们好像站在了城市的边缘,城市化的蚕食到这里暂时地停止,我们看到两边是两个世界,一个是城市化的混凝土森林的大北京,一个是错落有致的灰色的老北京,两个世界就在这里交界。
        沿着街走到一个路口,拐进去就是一条静静的胡同。那种变化是很强烈的。外面世界的喧嚣、车水马龙、神情麻木步履匆匆的行人、城市的压力感和紧张感……一切的一切,忽然从你耳边和眼前消失。只有静静的胡同,安全的胡同,亲切的胡同。慢慢地走,细细地看,轻轻地感受。忽然觉得,很难得,能够赶在它被拆掉以前,邂逅它,邂逅这样的老北京。又有一点不太相信,竟然在这样城市化的北京中心区,会有这样的安静的世界。然后我们看到几个孩子在胡同里踢球,快乐的笑声。那些就是在胡同里长大的孩子吧。而这样无忧地在家门前的街上踢球的情景,也只有在这样安静的亲切的老北京才会有吧。我们这样想着,走过一条又一条长短不一、景致相异的胡同。看到好几处,几个老人在某个屋檐下围成一桌在打桥牌,或者在下棋。那些就是在胡同里老去的人们吧。能够聚在一个屋檐下惬意地下棋的老人,也只有他们吧。那些在高楼里老去的人,有的只是寂寞。
        胡同里的建筑很多都很破败了。想到往日骚人聚首、官员往来的繁华,现在的大吉片未免有点寂寞。不过实际上也并不寂寞,像米市胡同和果子巷等都很热闹,商店密布,还有理发店棋牌室餐馆等应有尽有。可以说大吉片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住区,是一个内部耗散的系统。我们在第二天的调研中,仔细探询了每一条胡同的每一间会馆以及其他服务设施。那些往日的会馆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世间繁华,人间沧桑,如今大部分都破损成为民居或大杂院。那些会馆的地名,几乎遍布全国各地,很多都是我们熟悉的家乡或家乡附近的地名,格外亲切。而一些名人故居,有著名的“公车上书”的康梁,有著名京戏花脸演员,还有溥仪的妃子的故居……一片小小的大吉片,浓缩了多少北京甚至中国的历史啊。
        尽管很多都已经破败不堪,但是那些建筑,还是有很多让人感动的东西。那些门楼上虽历经风雨仍凹凸有致的精致雕刻,那些写着“杏林春暖人登寿,桔井宗龢道有神”这样的对联的大门,那些长长的有着龙纹瓦当和滴水的屋檐……
        这一切,也许在两年内就要消逝殆尽。
        我们看到那些拆掉的或拆了一般的房子,有一些里面还顽强地住着居民;我们看到那些写在墙上的大大的拆字,我们看到南横东街显眼的“拆迁办公室”。
        我们听到居民说:
        “我就是留恋这个地方!”
        “拆迁给的钱还不够在三环内买一间厕所!”
        “我一辈子住在这,你一下子给我迁到六环,河北边上,叫我怎么活!”
        “2900多户,迁走700多户,迁走的都是有钱的,或者跟拆迁办有关系的,叫多给钱,猫腻太多!”
        ……
        每一句话都有愤怒,又带着无奈。最后他们总会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们走开,一边嘱咐:“给我们反应反应,给中央反应一下……”
        各方都有自己的考虑。政府把大吉片看成一个城中村,认为危房应该改建,并且考虑到地方经济,提出建设“传媒大道”的计划;开发商要把大吉片变成最好的赚钱机器,容积率越高越好;拆迁办的人只想拆迁进行得缓慢一些,这样他们永远都有工作能领到工资;很多市民把大吉片看成一个可以去游玩或者怀念的历史街区,希望恢复它的原貌;大吉片的居民则是把它看成一个家,一个虽然破旧但仍温暖的家,他们只希望这个家变得更好……这样的矛盾交织在一起,直接导致了现在大吉片地区的规划方案和拆迁计划以及拆迁陷入的僵局,还有其他市民作为局外人的争论。
        很多的问题,我们也没有想明白。但是我们知道几十年前北京总体规划的失误以及现在因为那时的失误的暴露出的种种问题和矛盾,有一些越来越尖锐。我们也知道北京是要发展,但是是不是能够吸取一点教训,知道发展不能以牺牲其他一些宝贵的东西作为代价。而这些宝贵的东西包括城市的历史文化、传统肌理和记忆,以及民众的生活条件。
        很难想象一个失去记忆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就像人一样,一个城市也要有她的记忆。北京有很多记忆,但是北京不只需要皇家的记忆,也需要平民阶层以及他们所依附的胡同和四合院的记忆。
        这样想着,我们做了一些规划的反思。但是最后我们日暮时分还是怅怅然地离开了大吉片。因为这样的离开,也许意味着永远地离开。
        想起那些大吉片的居民殷切的目光,我们只有在心底暗暗的感到愧疚。
    只是我们不知道,几年后,
    那些静静的胡同还会不会有;
    那些在胡同里踢着足球的孩子的快乐,还会不会有;
    那些门脸上精致的雕刻还会不会有;
    那些遮风避雨的长长的屋檐 还会不会有;
    那些门里的小女孩纯真的笑,还会不会有……

                                       ——以此纪念 已经消逝或将要消逝的 老北京

    某个安静的胡同 几个孩子在踢球 快乐的笑声



    米市胡同 


    长长的屋檐 那些温暖的木结构



    北大吉巷15号



    北大吉巷街景



    南大吉巷10号 那些精致的雕刻 虽历经岁月沧桑 仍凹凸有致